末日的呼召
The Call
by Rick Joyner

第一章 榮耀
第二章 兩位見證人
第三章 生命之道
第四章 真理與生命
第五章 
第六章 監牢
第七章 年輕的使徒
第八章 
第九章 自由
第十章 大軍
第十一章 城市
第十二章 生命的話語
第十三章 嗎哪
第十四章 呼召
第十五章 在聖靈裏敬拜
第十六章 

第一章 榮耀

那榮光隨着祂講述祂的審判而越來越榮耀


  我站在那兒望着我即將推入的門,那門看來很平凡,毫不起眼。于是我回頭再次環顧審判大廳,這裏的榮耀與廣闊仍令我驚嘆不已。就算在此我内心的罪惡會不斷暴露出來,我還是不想離開。雖然那過程很痛苦,却可令人得釋放,所以我不想就此打住。事實上,我就是渴望更多知罪。

  “你會更多知罪的。”我聽見智慧突然插進來説,祂了解我的想法:

  “你在此所找到的會與你同在,不過,你想要被改變,不一定非得來此不可,十字架的大能足以改變你。你可以天天經歷在此所經歷到的,聖靈來便是要使你知罪,引導你明白真理,并為我作見證。祂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你一定要更多認識聖靈。

  相信聖靈的人很多,容祂住進生命裏的却少之又少。隨着這個世代的末了將近,這種情况會改觀。聖靈就快要在全地上運行,一如祂起初所做的。祂將要拿走蔓延各地的混亂與困惑,并在一切混亂與困惑之中,帶出滿有榮耀的、新造的人。你將要進入那時候,到那時祂將不斷地行奇事,世人都將因祂的作為而滿心敬畏。

  祂將透過我的百姓成就這一切,當聖靈運行,神的兒女將要説預言,從老到少都將作异夢、見异象。凡我所做的,他們奉我的名也要做,而且做得更大,好叫我的名在全地上被榮耀。整個受造萬物都在為聖靈所將要做的事而勞苦、嘆息。

  在那扇門裏,你會發現一些事,可幫助你為將來的事預作准備。我就是救主,但我也是審判者。我將要以公義的審判者向世人顯現,而我必須先從我自己的家中顯明我的審判。我的百姓就快要認識聖靈裏的相交了,那時他們就會認識祂使人知罪的能力。他們也會曉得,祂總是會引導人進入真理,并使人得自由,這就是那為我作見證的真理。當我的百姓到我面前來,按着我所是的認識我,那時我就會使用他們為我作見證。

  我就是那審判者,但你們最好是自己審判自己,免得非讓我來審判你們不可。即便如此,我仍快要向我的百姓恢復我的審判,我將要先審判我自己的家,然後才審判全地。”


  智慧的榮耀使我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我從未見過如此的榮光,即便是在此地。那榮光隨着祂講述祂的審判而越來越榮耀。借此我了解,因着認識祂就是那審判者便能看到祂的榮耀,而那榮耀是最大的。在祂的同在之中,我開始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以致我很難專心聽祂説話。正當我以為自己就快要被祂的榮耀淹没時,祂伸手碰了碰我的前額,雖温柔却是堅定的。祂這麽一做,我的頭腦就變得清晰而能集中注意力了。

  
“你開始看你自己了,這様一定會讓你困惑不明,使你很難聽見我的聲音。每當你經歷到我的觸摸,你的頭腦就會變得更清晰。每一次你感受到我的同在,就曉得我是為了讓你能看見我、聽見我,所以才觸摸你。你一定要學習住在我的同在之中,不要想着自我、專注于自己,那只會導致你離開在我裏面的真理,轉向那在你墮落天性裏的虚謊。

  許多人在我的聖靈觸摸到他們時便倒下,倒下的時候已經結束了,你必須學會在我的聖靈運行時站立,如果當我的聖靈運行時你未站立,祂便無法使用你。非信徒應當在我面前倒下,但我需要我的百姓站立,好讓我能使用。”

假謙卑的驕傲

  當主在説這些話時,我聽得出祂有點被激怒,我覺得就好像在福音書裏,祂為門徒的言行而生氣那様。當下我便了解到,祂被激怒通常是因為門徒開始看自己的不足或失敗。

  “主啊,真對不起!”我懇求道:“可是你的同在幾乎令人承受不了,當我像現在跟你這麽靠近時,要如何能不去感覺自己渺小無比呢?”

  “你雖渺小,却必須學會不看自己而住在我的同在之中。如果你看着自己,就没辦法聽見我的聲音,也不能為我發言。你總是不足的,在我呼召你去做的事上,你總是不配的。但我之所以使用你,絶非因你的不足或不配。你一定不可以看你的不足,而是要看我的充足。你必須停止看自己的不配,而要仰望我的義。當你蒙我使用,是因為我是這様的神,而非你是怎様的人。

  當你開始看自己時,的確可以感受到我的怒意,這也是當初摩西開始因着自己的不足而抱怨時,我向他發的怒意,為的是要顯出你不再看我,而在看你自己。這也是我只能在我的百姓中使用極少數的人,來做我想要做的事,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這種假謙卑,實際上是一種導致人墮落的驕傲。當亞當和夏娃開始感到自己的不足,覺得自己需要成為超越我所創造他們的様子,便想靠自己的方法,讓自己變成應該有的様子。你想自己讓自己變成應該有的様子,是絶對不可能的,你必須倚靠我來改變你,使你成為應該有的様子。”


  雖然我從未將假謙卑和人類在伊甸園裏的墮落連在一起,但我知道這是一個最大的絆脚石,阻礙了許多人不能為主所用,這件事我已經教導過許多次了,如今在祂的同在之中,我自己的假謙卑在我裏面顯明,比任何人更甚。這種驕傲令我厭惡,我能了解為什麽它會令主怒火中焼了。

  在祂的同在中,我們是怎様的人,很快就全部顯明了,盡管我之前才經歷過那一段審判,却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缺陷,使我不能按照我所蒙的呼召去認識祂、服事祂。這點真太令我震驚了!我一點都不想再專注于自己身上了,所以我轉眼注視祂,深盼能趁祂如此與我同在時,盡可能多看到祂的榮耀。我的憂鬱頓時轉為狂喜,我的膝蓋就快撑不住了,但我决定盡全力穩穩站立。

  不久,我醒了,之後數天,我覺得有一股力量從我裏頭發出來,使一切看來都滿有榮光,我愛所見的一切,連門把看來都有無可言喻的美妙。無論是看舊房子或老爺車,都美得令我遺憾自己不是個兿術家,無法捕捉它們的美麗與高貴。樹木與動物看來都好像是非常特彆的密友,我所見的每一個人都像一座充滿啓示與意義的圖書館,令我對永生滿懷感恩;因為有永生,我才能去認識他們每一位。我所見的,無一物不壯麗。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在過去漫長的嵗月中,竟然錯失那麽多!

  然而,面對從我裏面涌流出來的這一切美妙的感情與啓示,我却不知該拿它怎麽辦。我知道如果我没學會怎麽好好使用它的話,它就會漸漸褪去,像以前一様,在幾天之内便完全消逝。那種感覺就好像:生命的意義正從我手中慢慢滑落,而我知道我必須重新將它握在手中。我所經歷到的比任何藥物都更美好,而我已經上癮了,這就是見到祂榮耀的結果,而且我一定要更多見到祂的榮耀。我渴望能學習如何住在祂的同在之中,并如何讓祂的生命從我裏頭流露出來,好讓我能觸摸其他人。我必須住在聖靈裏面,讓祂使用我,這就是我的呼召……。

第二章 兩位見證人

如果你要更認識祂,就要認識神的恩慈與嚴厲


  數日之久,我一直陷入深深的沮喪之中,一切都好像黯淡無光,甚至連人的聲音都會令我發怒,只要有人打斷我,我就會生氣。我想到每個人最壞的部分,黑色的思想在我心中升起,我必須奮力抵抗,才能使自己不對彆人懷着那些思想。我覺得自己好像滑入了地獄,而且一天比一天陷得更深。最後我終于向主呼求,而且幾乎是立刻就發現自己正站在那扇門前,有智慧站在身旁。

  “主啊,真對不起!我從你面前一路滑落到像地獄一様的地方了。”

  祂回答説:“全世界仍卧在那惡者的權勢底下,而你們是天天走在地獄的邊緣。在這當中有一條生命之道,生命之道兩旁都有深溝,因此你絶不可偏離這條窄路。”

  “嗯,我跌進了深溝裏,而且出不來了。”

  “没有人可以自己找到出路,脱離那些深溝。你就是因為走自己的路才跌下去的,你自己的路絶對無法帶你走出去。我是惟一的出路,當你跌落,不要浪費時間,拼命要把事情想通,因為那只有使你更陷入深淵之中。只要單單呼求幫助,我是你的牧者,當你呼求我,我必幫助你。”

  “主啊,我不想浪費時間去弄懂一切,但是我真的很想了解為什麽我會掉得那麽深、那麽快?是什麽讓我轉離了生命之道,落入那様的深溝中?你是智慧,而我知道這麽問是有智慧的。”

  知道何時該求了解,何時該單單呼求幫助,這才是智慧。現在你這麽問是有智慧的,惟有處于我的同在之中,你才能了解事情。在你沮喪消沉的時候,你的了解一定是被扭曲的。在消沉之地,絶不可能正確地看真理的。消沉沮喪是一種虚謊,來自你從自己的角度看世界。真理來自于從我的寶座,也就是天父的右邊,透過我的眼目看世界。就像以賽亞書第六章裏的撒拉弗一様,凡住在我同在之中的都會説:‘祂的榮光充滿全地。’

  我想起初信時讀到這段經文,當時真的認為這些撒拉弗是被蒙蔽了,我没辦法了解他們怎麽能够説:“祂的榮光充滿全地。”明明世界上充滿的是戰争、疾病、受虐兒、種種過犯和罪惡。直到有一天,主對我説:

  “這些撒拉弗之所以説全地都充滿了我的榮光,是因為他們住在我的同在之中。當你住在我的同在之中,你就只見榮耀,不見一切了。”

  “主啊,我想到你教導過我這點,但是我并未完全把它活出來,在這一生中,我花了太多時間從黑暗的一邊去看事情,我想我一定浪費了大半輩子呆坐在那些深溝之中,而不是走在生命之道上。”

  主回答:

  “没錯。偶爾你會爬起來,走幾步路,然後又掉到另一邊的深溝去了。不過,你還是前進了幾步。但是如今該是你保持走在生命之道上的時候了,你已經没有時間去浪費在那些深溝中!”

  主的恩慈與忍耐撲面而來,幾乎淹没我身,祂又説:

  “剛才這次是什麽使你掉進去的?”

  想了一下以後,我才明白。我變得把全副心思都放在維持那種感覺上,而不是放在認識那感覺的源頭。

  “我的眼睛不再注視你了。”我坦承。

  “我知道這原因似乎太過簡單,但你所做的就是這様,你不用多做什麽,只要不再定睛于我,就會偏離生命之道。當你住在我裏面,就只見榮耀,不見其他一切;這并不表示你看不到世上的衝突、矛盾、黑暗與虚謊,而是當你看到時,必然也會看到我的解答。當你住在我裏面,就必能看到真理如何凌駕虚謊之上,也會看到我的國度將以何種方式降臨。”

  “主啊,我在這裏的時候,這一切再真實不過了,遠超過我在地上的任何經驗。但是當我在地上時,此地的一切就變得像一場不真實的事。我知道此地是真正的真實,而地上才是暫時的。我也知道,如果當我在地上時,此地一切于我更真實的話,我便能行在你的智慧中,也能保持走在生命之道上了。你説過,求問是有智慧的,我求你使這領域對在地上的我更加真實,那様我便能更完全地行在你的道路之中;我也求你,幫助我把此地的真實傳遞給其他人,因地上的黑暗越來越大了,有异象的人少之又少。我求你把你的大能更多賜給我們,讓我們更多看見你的榮耀,也讓我們知道真實的審判來自你的同在。”

  “當你開始照你心眼所見的而活,就會與我同行,也會看見我的榮耀,心靈的眼睛是你進入此一屬靈領域的窗户。透過你的心眼便可隨時來到我的寶座前,如果你來就近我,我對你就會更真實,我也會把更多能力托付給你。”

  祂的話語使我大受激勵,我轉頭注視那一大群屬主的國王、王子、朋友和僕人,他們全都站在審判大廳中,在那裏的一切奇妙榮耀何等偉大,只要能永遠待在那裏,我就心滿意足了。而此地竟只是天堂的起點而已,想到這裏,我還是不由得詫异萬分。但盡管此地如此奇妙,天堂真正的奇妙之處乃是主的同在。在天堂的起點 ——這裏,祂就是智慧,也是那審判者,兩者是同一位。

  “主啊,”我問:“在這裏,你是智慧與審判,但你在天堂其他領域裏,又是以什麽様子顯現呢?”

  
“在每個領域中,我都是智慧,也是那審判者,但我不只是如此,還有更多。因為你求問我,我會把我是誰更多地顯明給你看。不過,你仍只是剛剛開始認識我就是智慧與審判者而已。到適當的時候,你會更多看到我,但首先,關于我的審判還有很多是你要學習的。”

第一位見證人

  “神的審判是踏入天堂領域的第一步。”説話者的聲音我從未聽過:“當審判的大日子來臨,世人都將認識萬王之王,也將明白祂的審判,那時全地便要得到自由。過去你求主使祂的審判臨到你自己的生命,如今你要開始求祂的審判能臨到全世界。”

  我轉身去看是誰在説話,那人身材高壯,英姿焕發,但是仍比我在審判大廳所見的那些人還微小一點。我以為他是天使,但他又開口説道:

  “我是羅得,你已蒙揀選活在一個艱困的時代中,正如我一様。你必須學像亞伯拉罕為所多瑪代求。在極大的彎曲悖謬被釋放在全地之上的同時,也會有具備極大信心的男男女女興起。你必須像亞伯拉罕一様運用信心為惡人代求,也必須為即將臨到全地的神的審判作見證。再過不了多久,主就不會再容忍世人日益增添的惡心了,你絶不可以像我一様——你絶不能沉默。”

  “請多告訴我一點,我要如何警告他們呢?”我問。

  “我以為我只要不同流合污,就是對他們的警告了;但是不同流合污還是不够!聖靈使人知罪的大能要借由傳講的道,才能被釋放出來。主對所多瑪所行的,是要作為鑒戒,好讓後世的人不會被如此毁滅。你可以借由傳講我的故事來警告那些步向毁滅之路的人,現在有許多城市的罪惡,是祂無法再容忍更久的。如果認識主的人不興起,很快就會有很多城市落至和所多瑪一様的下場。

  審判的大日子就要來臨,到時受造萬物便要認識祂審判的智慧了。但是,你們絶不能等到那日子,必須天天尋求祂的審判,也必須使全地都知道祂的審判。如果祂的百姓能行在祂的審判之中,那麽地上就會有許多人能在審判大日之前先認識神的審判了,且有更多人會因此得救。祂不願有一人沉淪失喪,也不願祂的百姓中有任何一人在那日蒙受損失。

  地上的人都是瞎眼的,如果你只是作個見證人,他們是不會看見的。審判的信息必須用‘話語’傳講出來,聖靈雖然會恩膏話語,但是這些話語必須被傳講出來,祂才會以恩膏塗抹。‘公義與公平是禰寶座的根基’,關于祂的公義,祂的百姓已經認識了一些,但關于祂的公平却認識得很少。既然祂的寶座乃設立在祂的家中,那麽審判就必須先從祂自己的家中開始。

  你必須照你在此地所學到的真理而活,還必須教導彆人。祂的審判快要來臨了,如果在審判大日之前,祂的百姓能行在祂的審判中,則那日將是他們的榮耀日。如果他們未照此而活,很快他們也會像世人一様嘗到傷心的滋味。正因祂的審判對每個人都一様,所以才是真實的。祂曾透過你和其他人,再次懇求祂的百姓自己審判自己,免得被審判。然後,你必須如此懇求世人。”

  羅得指引我去看那在我面前的門,它依然顯得黯淡而且毫無引人之處,我心想,它就像神審判的教義一様。環繞在我們周圍的主的榮光使它更顯黯淡。不過,現在我已知道祂的審判其實是有無比榮耀的,我也漸漸明白祂引導我們進入的每一扇門,起先看來都是黯淡無光的,之後却越發有榮光。幾乎可以説看起來越黯淡的門,另一頭的榮光就會越大。單單穿越祂的門是需要信心的,但每扇門都必引人進入更大的榮光。

  羅得接續我一連串的思想説話,正如我已了解的,在此地,頭腦裏的思想等于是公開播放的。

  “走進那扇門,你會更多經歷祂的榮耀。祂的榮耀不單是你看到環繞在祂周圍或在此地的光芒,更不只是當你住在祂裏面時所涌現的感受而已;祂的榮耀也透過祂的審判顯現。雖然這并不是祂彰顯榮耀的惟一之道,但你蒙召到此地正是為了認識這點。走進那扇門,你會學到透過其他的管道看見祂的榮耀。祂的百姓要借由看見祂的榮耀而被改變,祂即將把祂的榮耀顯給他們看。當他們看見祂的榮耀,就會在祂一切的道路上歡欣,甚至在祂的審判中歡欣。”

第二位見證人

  這時,有另一個聲音説:“我也肯定這項真理,神的審判即將顯明在全地之上,不過,‘憐憫大過審判’,在施行審判之前,主必使憐憫展延。如果你去警告人祂的審判近了,祂的憐憫就會拯救更多人。”

  我聽不出是誰在説話,可是此人也是一様身材高壯,儀態高貴,英姿焕發,處處顯示祂是屬于高位階的人。

  “我是约拿,”他説:“了解主的審判就能了解祂的道路。然而,就算你了解主的審判與道路,也不見得是深表贊同。了解是必需的,可是光了解却不够,主也要你贊同祂。

  你常常祈求主的同在能與你同行,這是有智慧的。我是個先知,我認識祂,然而我却想要逃離祂的同在。那是件非常愚昧的事,可是也許并不如你想像的那麽愚昧。我已了解,伴隨祂的同在而來的是極大的火熱,我已了解伴隨着與祂親近而來的是責任。在祂的同在之中,草木禾秸必被焼盡,當你心中帶着隱藏的罪而來親近祂時,你會變瘋狂的,歷世歷代以來許多人已有此經驗。我想要逃離的其實是祂的同在,而不是祂的旨意。

  當你祈求祂同在的真實,就是在求主使你在此地的真實能與你同在。天堂才是你真正的家,渴慕天堂是對的,不過,神是聖潔的,如果你要與祂親密同行,你也必須成為聖潔。越跟祂親近,隱藏之罪就越是致命。”

  “我了解,”我答道:“這就是我之所以求主的審判臨到我自己生命的原因。”

  “現在我必須問你一件事,”约拿接着説:“你要尋求祂嗎?你要來到祂面前嗎?”

  “當然要。”我回答:“我只渴慕祂的同在,勝過一切,没有一件事比在祂的同在之中更好了。我知道我想要與祂同在常常是出于自私的動機,但是與祂同在能幫助我從那種自私中得釋放。我真的想要與祂同在,我要來到祂面前。”

  “你要嗎?”约拿接着説:“到目前為止,你比以前的我還要愚昧。你可以隨時隨地為了任何需要,放膽來到祂施恩寶座前,但你却幾乎不曾來過。單單渴望祂的同在是不够的,你必須來到祂面前。如果你親近祂,祂必親近你。為什麽你不來呢?你想要與祂多親近,就可以有多親近。

  來認識祂并跟隨祂道路而行的人很多,但他們并没有來到祂面前。在你即將進入的時候中,那些人會因為没有來到祂面前而偏離祂的道路。你曾嘲笑我的愚昧,但你的愚昧更甚于我。然而,我不會嘲笑你的愚昧——我為你哭泣。你的救主為你哭泣;祂不斷為你代求。當祂哭泣,整座天堂都哭泣。我哭泣是因為我知道祂的百姓有多麽愚昧。我認識你,因為你跟我一様,教會也像我一様逃往他施,期望能與世界進行交易,多過渴望坐在祂施恩座前。于此同時,神的審判寶劍已懸在全地之上了,我為教會而哭,因為我太了解你們了。”

   “我有罪!”我懇求道:“我們能做什麽呢?”

   “大風暴即將襲卷全地。”约拿接着説:“當我搭船欲逃離主面時,海上起了暴風,我却睡着了。教會也一様在沉睡。我是神的先知,却要由外邦人來把我叫醒。教會也是這様,此刻外邦人比教會更具辨彆力,他們知道教會正朝錯誤的方向走,所以要摇醒教會,他們要把你們唤醒,好讓你們可以呼求你們的神。

  不久,世上的領袖要把你們丢到船外,就像那只船上的人對我所做的一様,他們不會讓你們朝錯誤的方向繼續走下去,這是神給你們的恩典。然後祂要用一只海裏的大獸來管教你們,那獸會暫時把你們吞下,但以後會把你們吐出來。那時你們就要傳講祂的信息。”

  “難道没有彆的辦法嗎?”我問。

  “有的,還有一個辦法。”约拿回答:“盡管這件事已經來了,而且正在發生,有些人已經在獸的腹中了,有些人即將被丢出船外,有些則還在沉睡,但是,幾乎所有人都搭上往錯誤方向的船,都想要與世界進行交易,然而,你們可以審判自己,就不用祂來審判你們了。如果你們自己醒過來,悔改且走向祂所差派你們去的路,就不必被獸吞吃了。”

  “你所指的那獸是不是啓示録第十三章裏的獸呢?”

  “兩者是一様的。正如你在那一章裏所讀到的,神任憑這獸與聖徒争戰,并且得勝,這件事會發生在所有不悔改的人身上。但你們要知道,被這第一只獸勝過的人會在下一只獸來臨前被吐出來,第二只獸是從地上來的。盡管如此,如果你們悔改的話,就會容易得多了,最好是不要被獸吞進肚子裏。

  羅得的故事是在警告人不要與彎曲悖謬的世代妥協,我的故事則是在警告主的先知,就是教會。教會正從主的面前逃離,逃向活動而不再尋求主的同在。也許你們可以把活動美其名為‘事工’,但其實就是在逃離主的同在。正如我剛才説過的,教會正逃向他施,好跟世界進行交易,謀求大海的寶物,然而尋求那最大的寶藏——亦即天堂的寶藏——的人却很少。

  想要與世界進行交易的罪,已經纏繞在教會身上,就像當初我在那獸的肚腹中被海草纏繞住頭一様,海草就是屬世的纏累,已經把教會的心思意念給纏繞住了。因為我被纏繞得很緊,所以花了三天才轉向主;基督徒所花的時間更久了,他們的心思被這世界纏繞得太厲害了,而且他們已落入極大的深淵中,許多人已失去獲釋的希望。你必須轉向主而不是背離祂而去,任何纏累祂都能解開,祂也能把你從深淵帶出來。不要再逃離祂了,奔向祂吧!”

  然後羅得又説:“要記得主對尼尼微城所施行的憐憫,因為约拿去傳道,所以祂施行憐憫。他并未去住在他們當中,做個見證人,他乃是傳講神的道。能力是在神的道之中的,没有一地的黑暗是深到祂的道無法穿透的,如果你去主所差你去的地方警告那地的人,許多人就會悔改而得救。”

  约拿接着説:“當你使主的恩典落空,罪惡纏繞你時,就很難來到祂面前了,你必須學習凡遇到這様的時候就奔向主,而不要逃離祂。當你走進那門,就會走進神的大能與榮耀釋放在全地上的時候,自起初以來,地上不曾有過如此大的能力與榮耀。你即將見到的一切,就是整座天堂一直在等候的。這也將是一個最黑暗的時代,没有祂的恩典,你就既不能承受那榮耀,也無法忍受那黑暗。若非天天來就近祂,便不能行在祂的道路中。你絶不能單單尋求祂的同在,更要持續住在祂的同在之中

  凡是想要單單借由每周一次到教會參加崇拜來尋求祂,而在周間的日子去尋求世界的人,很快就會跌落;凡是抱着祂是傭人的想法而來呼求祂名的,也是很快就會跌落的。祂是一切的主,世人很快就會知道這點!首先,祂自己的百姓必須曉得,所以審判要從祂自己的家中開始。

  當你想要什麽才來呼求主,是一種傲慢,你們呼求祂應該求祂所要的,而不是你們所要的。許多有一點信心的人,也有極大的傲慢;信心與傲慢僅一綫之隔。當神的審判臨到祂自己家中時,祂的百姓就會學習到信心與傲慢之間的差异了。凡想要做祂的工作而不要祂的,都會跌落。在主裏有信心的人很多,但都是隔了一段距離來認識祂。這些人雖然奉祂的名做了偉大的工作,但祂却不認識他們,那些遠遠跟隨祂的人,很快就要為自己的愚昧而哭泣了。

  不是神為祂的家而存在——是祂的家為祂而存在。祂一直在祂自己的家門外忍耐等候,一邊叩門一邊呼唤,但起來為祂開門的少之又少。凡聽見主的聲音,開門迎接祂進來的,都要與祂一同坐席。他們也要與祂同坐寶座,用祂的眼光看世界。傲慢的人不能與祂一同坐席,也無法同坐寶座。傲慢就是那導致第一次墮落的驕傲,即將在全地之上收割的黑暗與邪惡都是因着這驕傲而來的。

  當撒但看見神的榮耀,便轉向傲慢之路,撒但住在祂的同在之中,却仍背離祂而去;對凡看見祂榮耀并認識祂同在的人,這是最大的危險。不要因你所見的而心生傲慢,絶不可因你見到的异象而驕傲——這必引至墮落之路。”

滿有憐憫的審判

  约拿説的話,字字像大槌敲撃着我,我因自己的罪而震驚不已。不僅由于我對祂存着那様的想法而羞愧,更因我所嘲笑约拿的事,自己竟然也同様做了。盡管我盡全力要站穩,但雙膝却快撑不住了,只得跪地俯首,他的話語有如藤鞭揮打在我心上,但同時我却欣然領受那痛楚,我知道我需要聽見這番話,我也希望约拿能繼續教導我,直到我所有的惡行都暴露出來為止。這番話語帶着極大的能力使惡行顯露,但却不只如此而已,其大能也使任何借口顯得可耻,這番話越過一切障礙,直指我心。我俯伏在地上,覺得自己好像正經歷一場手術。

  然後羅得打斷了我:“許多信徒在主的同在中倒下,却是輕率而毫無意義的。但這使你俯伏于地的大能,也將使教會俯伏,它便是知罪的大能。如果你因站立不住而倒下,那麽你的倒下便能帶出結果,使你為真理而站立。”

  我還是一動也不動,在還未穩穩地把握住约拿所説的話以前,我什麽都不想做。我不想讓這使人知罪的大能離開,除非它做完了所要做的工作。羅得和约拿好像都能了解我似的,他們静默了好一陣子,然後羅得才繼續説:

  “约拿在傳道方面擁有空前絶後的恩膏,他傳道的時候,并無神迹奇事,可是一個罪大惡極的城市竟然悔改了。如果约拿也到所多瑪去傳道的話,該城市很有可能會存到今日。约拿傳道的大能就是件奇事,他在覺醒而被獸吐出之後便擁有此能力。在末日,神也會把這個傳道的大能賜給教會。當教會被獸吞下又被吐出後,所傳的道就連罪大惡極的人都會傾聽。這就是教會要領受的约拿的神迹,凡經歷從深淵中復活的人,所傳講的話語都會帶着大能。”

  我依然處于震驚之中,不過,我已下定决心要奔向主而不要逃離祂,所以我便轉身,直視着智慧。

  “主啊,我也一様會從即將臨到的事上跌落!我在這一切事上都有罪了,我看過那麽多你的榮耀,却仍落入網羅、誤入歧途,因而不能親近你。請你在這事上幫助我,我極其需要你的智慧。可是我也需要你的憐憫,請賜下憐憫,并在你施行我們應得的審判之前幫助我們。我祈求十字架的憐憫。”

  智慧回答道:

  “因為你祈求憐憫,所以你必蒙憐憫。我會賜給你更多的時間,我給你的憐憫就是時間。要善用這時間,因為很快就没有時間了。時候近了,我不能再遲延了。我延遲審判的每一天都是憐憫,你要如此看待每一天,且要善加運用。

  我寜願多顯憐憫而不願審判,但是末日近了,黑暗越來越深,很快地,大灾難的時候就要臨到你們了。如果你不運用我所賜你的時間,將臨的灾難就會勝過你。如果你善加運用我賜給你的時間,那你必得勝有餘。每個世代的得勝者都有一個特征——他們從不浪費時間!

  給你這個警告是出于我的憐憫,要警告我的百姓,我不會再讓他們以我的憐憫為理所當然,這也是出于我的憐憫,我要管教他們,同様是出于我的憐憫。警告他們不要再硬着心,而是要悔改歸向我。

  你也一様會跌落,這是真的,如果你不舍己,天天背起你的十字架,你的愛也會變冷淡,而且你會否認我。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可是,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找到真正的生命,我要賜給我的百姓更豐盛的生命,即便他們是出于傲慢而求,我也要賜給他們超過所求所想的豐盛生命。


  在我自己家中施行審判結束之後,我就要在全地上施行審判。在我公義的審判之中,我要顯明我的百姓和一切不認識我的人之間有何不同。現在全世界都卧在那惡者的權勢底下,它奬賞不義的,又敵擋義人。但當審判大日臨到,全世界都會知道我奬賞義人,抵擋驕傲的人。

  公義與公平是我寶座的根基,由于我的公平,所以我對那些認識真理却未將真理活出來的人,管教得更嚴格。我帶你來此是為要讓你看見我的審判,而你也已經有所了解,但若你未照所見的行出來,這些對你來説會成為更大的審判。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你已經認識我審判的憐憫了,如果你繼續容許罪惡來纏繞你,你就會認識我審判的嚴厲了。我的百姓有很多人依舊喜愛罪惡,凡喜愛罪惡和自身的舒適昌盛多過于喜愛我的,很快就會認識我的嚴厲了。這些人在即將臨到的時候裏將無法站立得住。

  我要向驕傲人顯嚴厲,向謙卑人顯憐憫。最能使我的百姓誤入歧途的并不是困難,而是昌盛,我的百姓若能在昌盛之中來尋求我,我便能將我國度中真正的富裕,更多托付給他們。我對你們的渴望是,在各様善事上多而又多,我希望你們的慷慨能滿溢涌流。在未來的日子裏,我的百姓會在屬地的財富上昌盛繁榮,即便是在灾難的時候,但是,那富裕將是來自于我而非現今這邪惡世代之子。如果我不能把屬地的財富托付給你們,那我如何能將未來日子的能力托付給你們呢?你們必須學習無論在缺乏或富足時,都要來尋求我。我所托付給你的一切都還是我的,惟有更順服的人,我才會托付更多。

  要知道黑暗之子也會賜人昌盛繁榮,它會不斷把條件擺在我的百姓眼前,就像當初它試探我一様,它會把這世界的國度賜給凡向它下拜,又以按照它的方式而活來服事它的人。有屬世界的昌盛,也有屬我國度的昌盛,那將臨到的審判會幫助我的百姓認識兩者間的不同。當洪水來臨時,凡借由服事這邪惡世代之子,并運用這邪惡世代之道的人,他們所得的富裕將成為系在他們頸項上的磨石。凡靠我而昌盛的人,不會為了昌盛而在真理上妥協

  我的審判要從我的家中開始,為要教導你們、管教你們,好讓你們能行在順服之中。罪的工價乃是死,義的工價就是平安、喜樂、榮耀與尊貴,所有的人都即將領受應得的工價。這就是審判,且因它從我自己的家中開始,所以是公平的。”

  然後羅得與约拿齊聲説:“‘看哪,神的恩慈與嚴厲。’如果你要更認識祂,就要認識這兩者。”

  知罪的大能如瀑布般奔騰而下,澆灌我身,可却是一種活水的瀑布,使人潔净、蘇醒,同時也不容易面對。我也知道祂的指正能保守我安然度過進入那扇門後即將面對的經歷。我極其渴望能在進門之前獲得一切指正,我知道我會需要祂的指正,而我這麽想是對的。

第三章 生命之道

我要把前所未見的豐盛生命賜給凡順服我的人


  我正深思羅得與约拿所説的事,主又開始對我説話:

  
“你祈求當你行在屬地領域上時,仍能認識此地的真實,這便是你所求的真實——照我所看的去看。真實不在于這地方,真實是凡我所在之處。我的同在能帶給任何地方真正的真實,也會使你所見的一切都滿有生命力,因為我就是生命。我的父使我成為諸天之中和地上一切受造萬物的生命,受造萬物都是透過我并且為我而存在,離了我就没有生命,也没有真理。

  我就是那存在受造萬物之中的生命,我甚至是那存在我仇敵裏面的生命。‘我就是’(I AM)。萬物都是透過我而存在,我是阿拉法(Alpha)和俄梅嘎(Omega);我是首先的,也是萬事萬物之最終。離了我就没有真理也没有真實,你所尋求的不單是此地的真實,更是我同在的真實。你尋求真正認識我,此知識會帶出生命。雖然不論你在此地或在屬地的領域,都可隨時進入此一真實之中,但是你必須學習不單單是尋求我,更要注視我

  我就是神的大能,我就是祂榮耀的啓示,我就是生命,我就是愛;我也是一個人,我愛我的百姓,想要與我的百姓同在。父愛我也愛你們,祂愛你們甚至把我賜給你們,作為你們的救恩。我們想要與你們親近,我們愛人類,而且我們永恒的居所將與你們同在。所謂的智慧,就是認識我,認識父,并認識我們的愛。我即將在地上顯明那光、那榮耀與大能,并且要透過凡前來認識我的愛的人,把光、榮耀與大能釋放出來。

  我父已經把一切能力都托付給我了,我可以向諸天下令,諸天都要聽命于我,但我不能命令人去愛。愛若出于命令就不是愛了。會有一段時候我要命令萬國都服從我,但是,接下來的會是你們要證明你們的愛的時候。那時我不會要求你們順服,但是那些來到我面前的人都會順服我,因為他們愛我也愛真理,這些都將是配得在我的國裏與我一同掌權的人。你們必須想要來就近我,凡成為我們居所的人,都不會因為命令而來,也不單是因為認識我的大能而來——他們來,是因為愛我也愛父

  凡來就近真理的會因為愛我們、想要與我們同在而來。因為黑暗的緣故,所以這是個真愛的時代,在最黑暗的時候,惟有真愛能發出最大的光芒。當你用心靈的眼睛看我并順服我時,你對我的愛就會更多,就算你的眼睛不能像現在這様看見我,也要順服,這様你就會更愛我。在即將臨到地上的極深黑暗中,最大的就是愛與敬拜,那時受造萬物就會知道你們對我的愛是真的,也會知道我們為什麽如此渴望住在人中間。

  那些現在來就近我的人,都是與悖逆我的屬世勢力争戰過的,他們來是因為真正愛神。他們極其想要與我同在,就算一切看來并不真實,就算我對于他們就像一場幻夢,他們仍然冒險付上一切代價,只希望美夢成真。那是愛,是對真理的愛;那是能使我父喜悦的信心。當見到我的大能與榮耀時,所有的人都會跪下;但那些現在透過信心的眼睛、僅隱约地看見我便下拜的人,都是順服的,是在聖靈與真理中愛我的人。很快我就要把未來日子的大能與榮耀托付給他們,這大能與榮耀,比一切黑暗更强。

  當地上的日子越來越黑暗,我會更多彰顯我的榮耀,你們會需要這榮耀以面對未來的日子。不過,要記得,就算未看見我的榮耀却仍服事我的,都是信而順服的人,我要把我的大能托付給他們。在敬畏中順服是智慧的開端,但出于愛神而順服才是完全的智慧,這様你們必看見那大能與那榮耀了。

  你能來這裏并不是因為你的忠信,就連那促使你祈求我的審判的謙卑,都是一件恩賜。因為你是傳遞信息的使者,所以能到這裏來。我為此而呼召了你,我賜給你智慧使你能祈求認識我的審判,你要忠于在此所見的,才是有智慧的,但最大的智慧是:你要天天來到我面前。你越就近我,我之于你就越真實。當你在地上時,我之于你也可以很真實,就像現在一様,當你認識我同在的真實以後,便能行在真理中了。”

“我就是”

  “現在你看到的我是審判的主,你還必須看到,我也是安息日的主,兩者都是我。你必須知道我就是萬軍之耶和華,并看到我的大軍;你也必須看到我就是和平之君。我是猶大的獅子,我也是那羔羊。要認識我的智慧,也就是要認識我的時候。如果當我想要以羔羊的身分臨到,你却聲稱我是那獅子,就不是在智慧中行。你必須知道如何跟隨萬軍之耶和華的我進入争戰,也必須知道何時該與安息日之主的我一同坐席。你必須知道我的時候才有辦法做到,而惟有保持與我親近,才能知道我的時候。

  對于凡呼求我的名却不尋求我的人,將有審判臨到,就是他們會越來越跟不上我的時候。他們會在錯誤的地方做錯誤的事,甚至是傳講錯誤的信息。該撒種的時候他們却要去收割,該收割的時候他們又去撒種,因為如此,他們便結不出果子

  我的名字不是‘我曾經是’(I WAS),也不是‘我將來是’(I WILL BE),而是‘我就是’(IAM)。要真認識我,就必須在當下認識我。除非天天來到我面前,否則就不能認識我。除非住在我裏面,否則就無法認識我即‘我就是’。

  你現在已略微嘗到我審判的滋味,你即將從其他方面看到我是誰。但除非你住在永恒之中,否則還是不能完全認識我即‘我就是’。在此地的永恒裏,我各方面不同的性情配合得天衣無縫,但是當你在時間的領域之下,却很難看到這些性情。這間大廳反映出我的一部分,是世人即將看到的部分,也是你的信息的一個重要部分,但它絶非全部。在這個城市,我要施行我的審判,但在另一個城市,我可能會施行憐憫。我會使這國有饑荒,使那國豐饒。若要知道我在做什麽,一定不能由外表來判斷,而是要由我同在的真實中去判斷。

  在即將臨到全地的時日裏,你對我的愛若非越來越强烈,即是越來越冷淡。我就是生命,如果你不保持與我親近,就會失去在你裏頭的生命。我就是光,如果你不保持與我親近,你的心就會變得昏暗。

  這些事你的頭腦都已經知道了,而且你也教導過,如今你必須打從心底認識,而且必須活出來。生命的活水泉乃是從心底涌出,而非發自頭腦。我的智慧不只是在你的頭腦裏,也不只是在你心底;我的智慧是頭腦與心靈的完美結合。因為人是照我的形像造的,所以離了我,人的頭腦與心靈就絶對無法協調一致。當你的頭腦與心靈協調一致時,我便能把我的權柄托付給你,那時你就能求你所要的,而我必成就,因為你是與我完全合一了。

  因為你蒙召行在其中的時代十分艱難,我已在你原定受審判的日子以前,先賜給你看到我審判寶座的經歷。現在你的禱告已經蒙應允了,但有一件事你并未了解到,那就是當你在等候我應允這個禱告的期間,其實我已透過我容許發生在你生命中的事情,天天回答你的禱告了。

  一個人最好是透過生命中的經歷來學習我的道路與我的審判,而不是用這種方式來學習。但因為你是傳遞信息的使者,所以我賜給你這項經歷,而且時候不多了。你在此所學到的其實你已經知道,只是未把這知識活出來,賜給你這項經歷是出于我的憐憫,但是你必須選擇把它活出來。

  我將使用許多使者來教導我的百姓活在公義的審判之中,如此當我的審判臨到全地時,他們才不致滅亡。你們必須聽從我的使者的話,那些話出自于我,而且絶不遲延,因為現今的時候不多了。聽而不從只會帶給你們更嚴厲的審判。這就是公義的審判,多給誰,就向誰多取。

  現在是知識加添的時候,在我的百姓中也有越來越多人認識我的道路。你們這世代比其他時代了解得更多,但是,很少人按照所了解的而活。時候已到,我不會再容忍那些嘴裏説相信我却不遵從我的人了。在我的百姓中不冷不熱的,即將被挪走。凡不遵從我的就不是真正信我,而他們却借由他們的生命告訴我的百姓:‘不順服是可以被接受的’。

  正如所羅門所寫的,
‘因為斷定罪名不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滿心作惡。’(傳八11) 這件事已發生在我許多的百姓身上,他們的愛心已漸漸變冷淡了。我的審判將連連臨到,以作為我百姓的恩典,好讓他們不致滿心作惡。他們即將知道罪的工價就是死,他們不能一邊仍舊喜愛罪惡,一邊却繼續呼求我救他們脱離困苦。我會再多給你們一點時間,讓你們自己審判自己,免得要我來審判你們,但時候已經不多了。

  因為你到過這裏,所以我會向你多要。我也會施加更多恩典給你,好讓你能把所認識的真理活出來,但是你必須天天來到我施恩座前求。我再對你們説一次:時候已臨到全地,除非每天來到我的施恩座前,否則没有人能够站立在真理中。我所要告訴你的這些事,是為了讓你和那些與你一起的人,不但能存活,且能站立而得勝有餘。在即將來臨的黑暗時刻中,當我的百姓能站立且得勝時,受造萬物便知道光大過黑暗。

  生命與死亡皆已種在地上,收割的時刻即將到來。我來是要賜給你們生命,惡者來是要帶給你們死亡。在眼前的時刻裏,兩者都將完全顯露出來。因此,我要把前所未見的豐盛生命賜給凡順服我的人。在我的百姓與服事那惡者的人之間,會有明顯的差彆。要選擇生命,好教你能存活,而聽從我就是選擇生命。如果你選擇了我,并且那在你裏頭的光是我的真光,你的光就會一天比一天亮,借此你便能知道你是行在我的光中了。撒在好土裏的種子必能生長,且結實百倍:借由你所結的果子,便能知道你這個人了。”

第四章 真理與生命

你們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真理與愛


  在主説話的同時,祂的榮光也越來越强,有時甚至讓我以為自己就快被融化了。祂的榮光炙熱却不似火焰,而是從裏頭發出的熱力。我想我即使未被祂的榮耀融化,也會被進入那扇門之後所將面對的邪惡銷蝕。雖然祂的話語一針見血,又能緊緊抓住人心,但我知道注視祂的榮耀是更重要的事,所以我下定决心,要盡可能地注視祂的榮耀,越久越好。

  祂的明亮勝過太陽,我無法看到祂全部的特征,因為太亮了。但當我繼續注視祂,我的雙眼便漸漸能適應祂的榮光了。祂的雙目如火,但并不紅,而是藍的,像火焰最熱的部分,雖嚴厲却有無限的奇妙吸引力。

  祂的頭發又黑又閃閃發光,起先我以為是星星,後來才明白那閃爍光輝的是膏油。我知道那是合一的膏油,以前我曾在异象中見過。這膏油就像寶石一様璀璨,却比地上一切的財寶更美、更可貴。當我注視着祂的臉,就感覺那膏油開始覆蓋在我身上,這使得剛才因祂榮光而感到的灼熱刺痛,變得比較能承受得住了。這膏油似乎也把平安與安息注入我身,而且是惟有當我注視着祂面容的時候才會臨到;若我轉眼不看祂的面容,恩膏便停止了。

  我感到有一股力量催逼我去看祂的雙足,祂的雙足也像火焰,但比黄銅或金色的火焰還亮,很美也很令人畏懼,看來就像即將會邁出最可怕的步伐。注視着祂的雙足,我覺得在我裏面好像快要爆發一場大地震,我知道如果祂邁步行走,一切能被震動的都會被震動,至此我無法再多看一刻了,不得不把臉埋在掌心。

  當我再抬頭仰望,眼前正是那門,現在它更不具吸引力了,但同時我却非常想進去,因為免得我會選擇轉身離去。我的呼召就是要走進那門,不去就是不順服。在祂的同在中,連不順服的“想法”都似乎是極大的自私,甚至比重返地上戰場的想法還令人厭惡。

合一的恩膏

  看着那門,我又聽到有人開始説話,那聲音聽不出是誰的,我便回頭去看是誰在説話。從没見過這麽具天然吸引力的人,如此高貴、强壯。

  “我是亞伯,”他説:“主即將賜給祂百姓的權柄,就是真合一的膏油。當地上只有兩兄弟時,我們無法和平共處,從我那時候到你們這時代,人類所行之道越來越黑暗。謀殺將以空前之勢被釋放在全地之上,甚至你們的世界大戰都不過如産前陣痛而已。可是你們要記得:愛比死更堅强。天父的愛就快要賜給凡服事祂的人,祂的愛會勝過死亡。”

  “求你把所有你從主領受要對我説的話,都告訴我吧!”我答道,我曉得他有很多話要説。

  “我的血依舊説話,每一位殉道者的血也仍然説話。只要你更多倚靠你在神裏面的生命,而不要倚靠你在地上的生命,你的信息也會存留下去。不要害怕死亡,便能勝過它。你所處的時代是死亡被釋放在全地的時候,凡不怕死亡的就有最偉大信息。”

  我想到單是在我生存的這個世紀中,就有多少戰争、饑荒、瘟疫臨到全地。

  “還有多少死亡會被釋放呢?”我問。

  亞伯繼續説下去,并未回答我的問題,但我明白他所説的就是答案:

  “寶血的犧牲已經天天為你獻上了,要信靠十字架的大能,因它比生命更大,信靠十字架就不會死亡。地上那些人僅有一時的力量可以取走你地上的性命,但是若你已經擁抱十字架,他們就無法取走你的性命。

  將有極大的合一會臨到住在地上的主的百姓,當祂的審判臨到全地時,這件事就會成就了。凡在合一中的人,不但可以度過祂的審判,更能因神的審判而昌盛。祂將借此,透過祂的百姓來警告全地,在警告過後,接着祂會用祂的百姓作為一個記號,因着在黑暗中所興起的不合一與衝突,祂百姓的合一便成為全地都要看見的記號。祂的門徒會因着愛而為人所知,愛裏没有懼怕,惟有真愛能帶出真正的合一。凡愛人者必不絆跌,真愛不會變冷淡,而是越來越增長。”

愛釋放出生命

  另一個跟亞伯幾乎長得一模一様的人來站在他旁邊。

  “我是亞當。”他説:“我領受了治理全地的權柄,但却因着聽從惡者而把這權柄拱手讓出。如今它取代了你我管轄全地的位置。全地原本是賜給人的,却被那惡者給奪走了。我所失去的權柄已借着十字架恢復了,而耶穌基督就是那‘末後的亞當’,祂就快要運用祂的權柄掌管全地了。祂將透過人類來掌管,因為祂已把全地賜給了人類。活在你這個時代的人將預備全地,好讓祂來掌管。”

  “請你再跟我多講一些。”我請求道,雖然看到亞當有點令我驚訝,但我很希望能把他所要講的話,全部聽進去:“我們要如何預備祂來呢?”

  “。”他説:“你們必須彼此相愛,你們必須愛全地,也必須愛生命。如今涌流成河的死亡,是因我犯的罪而被釋放到全地之上的,你們的愛則會釋出生命之河罪惡掌權,死亡就比生命强,且勝過生命;公義掌權,生命便得勝并强過死亡。不久,那因我的不順服而被釋放出來的死亡,將被神兒子的生命所吞滅。你們要愛,不只是愛生活,更要愛‘生命’。死亡是你們的仇敵,你們蒙召乃是要作傳揚生命的使者。

  當主的百姓開始去愛,祂就會用他們來釋放祂的審判。你們當渴慕祂的審判。全世界都在勞苦嘆息中等候祂的審判,當審判來臨,世人就會學到什麽是公義。祂所要做的,是要透過祂的百姓來做,祂的百姓將是末後日子的以利亞,他們的話語將可使天閉塞不下雨,也可使雨水降下;他們將預言有地震和饑荒,而且都必成就;他們也能使地震與饑荒止息。

  當他們釋放天上的大軍,那些大軍就會在地上行進。當他們收回大軍,便有和平。他們將能决定祂要在哪裏彰顯憐憫,在哪裏顯出憤怒。因為他們能愛,所以能有這權柄,凡去愛的人都會與祂合一。你走進那門所將見到的,是要幫助你做好准備,以面對祂即將透過祂百姓去做的事。

  我認識權柄,也認識權柄所帶來的責任。因為我領受了那極大的權柄,所以要為地上所發生的事負責。不過,神的恩典已開始遮蓋我,神極大的救贖也將把我的錯誤吞滅。雖然地上的平安將被奪去,但你們蒙召就是要幫助恢復平安,平安遍行在天上,你們的呼召就是要把天堂帶到地上。凡住在祂同在之中的都會認識平安,也能散播平安。

  地球本身將顫抖震動,前所未聞的困苦時候將如大海潮般開始襲卷全地。不過,凡認識祂的心不致愁苦,他們要站在波濤汹涌的大海面前説:‘住了吧!静了吧!’大海便將風平浪静。就算祂小子中至小的,也要如平安的保障般站立,安然度過將臨到的一切。祂的榮耀將先顯明給祂的百姓看,然後再透過他們彰顯出去。連受造萬物都會往祂的百姓中認出祂來,而且要像祂的百姓一様順服祂。

  這就是我曾擁有的權柄,神會再次把這權柄賜給人類。我曾運用權柄把樂園變荒原,主會用祂的權柄把荒原再變成樂園,祂正賜給祂百姓的就是這權柄。我曾誤用我的權柄,導致死亡臨到。當人在公義中運用權柄,就會釋放出生命。你們要小心謹慎地運用權柄,隨着權柄而來的是責任,你們也一様會誤用它,但若你們去愛,就不會誤用了。誠如天上的一切都曉得的,‘愛是永不止息’。”

  “你説我們會把地震、饑荒,甚至戰争釋放到地上,又是怎麽回事呢?這不是會把死亡也給釋放出來嗎?”我問。

  “所有即將臨到世上的死亡,都是神所允許用來為生命預備道路的,除非那些撒惡種的。要在聖靈與真理中求告十字架,否則,人種的是什麽,收的也是什麽。十字架的大軍即將釋出,在十架的大能中行進,為世人帶來憐憫。凡拒絶神憐憫的,就是拒絶生命。”

  “這是個很大的責任,”我説:“但我們怎麽知道我們拒絶了祂的憐憫?”

  “不順服帶來死亡,順服則能帶出生命。我還與神同行的時候,祂曾把祂的道路指教我,因我與祂同行,便能慢慢去認識祂。你們必須與神同行,學習祂的道路。你們的權柄就是祂的權柄,你們必須與祂合一才能運用權柄。祂大軍的武器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屬靈的,且比地上任何武器都更有力。你們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真理與愛,連最後審判的毁滅都是神在憐憫中延伸祂的愛。

  當人拒絶接受以愛心説出的真理,就是選擇死亡而不選擇生命,當你與祂同行時就能了解這點。你會越來越了解神所賜給你的聖靈,乃是帶來生命而非死亡。盡管會有一段時候讓人去收取所種下的,但你們必須凡事順服。耶穌來是要賜人‘生命’,祂不願一人沉淪,你們也要有此心願。為了這個緣故,如果你們希望神能把祂要賜給祂百姓的權柄托付給你們的話,就必須愛人,甚至愛你們的仇敵。

  眼前就要進入經上的話語完全應驗的時候了,祂的百姓一直向神求更多的時間,祂也已賜給他們了。然而,善加運用光陰的人少之又少。你們還有一點點時候,但很快地,時候不會再延遲了。時候近了,彷佛時間本身在加速進行似的。誠如經上所記,‘祂必快來’(啓廿二20)。然而你們不應懼怕那時候,只要敬畏神,就不需要懼怕任何會臨到地上的事了。

  所有即將發生的事皆已到來了,這様祂的智慧便能再度遍行在全地,如同行在天上。所有撒在人類中的惡種,也快到收割的時候了。不過,祂所撒的好種也將要收割了。善比惡强,愛比死强。祂已行在地上,為要摧毁那惡者的工作,祂已開始的必然成就到底。”

能力與愛

  亞當説話的時候,他的優雅與尊貴令我深深着迷,我不由得想,有没有可能在祂墮落之後就不曾再犯罪,直至度完餘生,因為他看來是如此純潔。他知道我的思想,便稍微改變話題以便回答我的疑問。

  “我在地上活了很久,因為罪在我裏頭扎根不深,盡管我犯了罪,但我受造是為與神同行,我心中依然渴慕祂。我不曉得在我之後的世代認識罪到多深的程度。罪既長成,生命就縮短了。但在每一世代中,凡與神同行者便能觸摸到神裏頭的生命。摩西因為與神如此親密同行,所以若不是主把他接去,他會活得更久。以諾與神如此親密同行,以致主也不得不把他接走。這就是為什麽耶穌説:‘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约十一25)

  你所看到在我裏面的生命,不只是没有罪,更是我在地上曾有過的生命。我們在地上是什麽様子,會永遠成為我們的一部分。看在這裏每一個如雲彩般的見證人,就滿可以曉得他們在地上的生命是如何了。”

  “所以你也是那如雲彩般的見證人。”

  “是的,我的故事是永恒福音的一部分,我的妻子和我都是首先嘗到罪的滋味的,也是首先看到不順服的結果是如何影響到我們的子女。我們目睹了死亡是如何散布到每一個世代,但我們也親眼看到十字架戰勝了罪惡。

  撒但曾誇口説,縱然有了十字架,但耶穌能做的只有‘救贖’,却‘改變’不了人類。在那將臨的時候會有極大的黑暗與罪惡,祂的百姓仍然為所有的時代作見證,祂不但把祂的百姓從罪惡中救贖回來,更把罪從他們身上完全除掉。透過他們,祂將把罪惡從全地上移除掉。如今祂要向整個受造萬物顯明祂的大能可使人成為新造的人。祂來不只為赦免罪惡,更為救人脱離罪惡。祂要再來,為一群在世上未受玷污的人而來。這事要在最困苦的時候成就。

  我受造是為了愛主、愛這地,所有的人受造的目的也是如此。我很不願意見到世上的河流變成了污水溝,更不願見到的,是發生在人類思想上的演變。如今人類思想的哲學充滿了人的想法,其景况一如廢水充滿了河流。但有一天,人類思潮之河將再度清澈純净,地上的河流也要如此。借着這事,便能向未來一切世代證明善是强過惡的。

  主上十字架不單為救贖,也為了恢復。祂曾以人的様式行在地上,讓人可以看見要如何活,如今祂將透過祂所揀選的人,把祂自己啓示出來,好教人看見他們受造的目的。祂不只要透過大能,更要透過愛,彰顯出人應有的様式。祂會賜你能力,因為祂是全能的,而能力也是祂的一項啓示。盡管如此,祂運用大能還是出于愛,你們也必須如此。就連祂的審判都是因着愛而臨到。你們必須因着愛而發出審判,就連祂向全地施行的末後審判,都是出于祂末後的憐憫。”

  望着站在一起的亞當、亞伯、羅得、约拿,他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神偉大福音的代表,我知道得在永恒裏才能去了解其中藴含的啓示有多麽深遠。亞當的不順服為亞伯的順服鋪路,亞伯的血依舊説話,為救恩報信。義人羅得無法拯救一座城市,而不義的约拿却能,就像四本福音書,好像有永無止盡的聰明智慧待我們去學習。而這,也是我的呼召。


第五章 門

我要復興萬物,一切的惡都將被善勝過


  我盡全力要把這些話語深深烙印心中,智慧從來不曾一口氣對我説這麽多話,不過我覺得每一句都非常重要,我不想遺忘任何一句。我想到若能像摩西那様把他的話語刻在石版上,該有多好!如此便能把主的話語完完整整地帶給他的百姓,而不會被我玷污。智慧知道我在想什麽,便回答説:

  “這就是舊约與新约的不同之處,你要把我的話語寫成一本書,我的話將激勵我的百姓。不過,惟有當這些話寫在我百姓心版上的時候,才能真正看見我話語的大能。活的書信比寫在紙上或石版上的字句更有能力。因為你所寫的不是聖經,所以你筆下的字句裏頭會有你,盡管如此,你所著的書仍將按我所要的様子呈現,因為我已預備你去完成這項任務了。你的書不會是完美的,因為除非等到我來,否則地上是不會有完美的。人若要求完美,就必須仰望我。不過,我的百姓就是我所寫的書,聰明的人可以從我的百姓和其工作中看見我。

  我父差我到世上來,因為祂愛世人;我也差我的百姓進入世界,因為我愛世人。我本可以在復活後就對世人施行審判,但天父却容許世人的道路繼續下去,為的是讓屬我的義人可以被證明出來,并讓我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大能可以從人類身上得見。我做這事是出于愛,你們就是我愛的見證人。我給你們的命令就是:要愛我,并愛你的鄰舍。惟有如此,你們的見證才是真實的。甚至當我命令你傳講我的審判時,也必須在愛中傳講。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在我的書中,而他們的生命就是一本書,供所有受造之物閲讀,直到永永遠遠。世界的歷史是神智慧的圖書館,我們的救贖就是愛的彰顯,十字架是最大的愛,超過受造萬物所知道的,就連侍立在我父面前的天使都特愛救贖的故事,甚至他們也很想居住在人間。當我們按着我們的形像造人時,他們就曾驚嘆不已;當人選擇犯罪,甚至是在我們為人所造的樂園中犯罪,更令他們希奇。如今,因為有了救贖,被損壞的神的形像再度恢復了,甚至更加榮耀地顯明在人身上。這榮耀乃是充滿在屬地的器皿中,好讓凡有眼可看的,可以比較容易看見。

  這就是新造的人,比首先所造的更偉大。透過新造的人,我們要造出一個新的樂園,比那首先的樂園更大。凡擁抱我救贖的,不論男女或小孩,都是我所寫的一本書,永永遠遠供人閲讀。我們還要透過這新造的人,恢復先前的創造,使它再度成為樂園。我要復興萬物,一切的惡都將被善勝過。

  我的教會是我正在寫的書,而且不久之後就要給全世界閲讀了。那惡者也寫了一本關于我教會的書,而且直到現在,世人都想讀一讀,可是不久之後,我的書就要發表了。

  我即將釋出我末日的使徒,我會有很多像保羅、约翰、彼得等等的人。為了預備他們,我正差遣許多像施洗约翰的人,這些人會教導他們像我敬虔,在他們的生命中奠定悔改的根基。這些使徒也會像施洗约翰一様,约翰生命中最大的喜樂就是聽見新郎的聲音,他們也要如此存着單一的心志——為要看見我的新娘預備好迎見我。為此之故,我要用他們來建造大道,跨越曠野、河流與沙漠,他們要將高處削平,將低處填滿。你走進那門之後,就會遇見他們。

  我即將釋出我末日的先知,他們要愛我,甚至像以諾一様與我同行,他們要彰顯我的大能,向世人證明我就是那獨一的真神。他們每一位都是純净的水井,單單涌出活水來。有的時候,他們的水會是使人潔净的熱水;有時又是使人蘇醒的冷水。我也要賜給他們一手有閃電、一手有雷撃,他們必在全地之上如鷹展翅上騰,但在我百姓身上,他們要如鴿子緩緩降落,因為他們必服事我家中的人。他們要如旋風地震般臨到城市,但他們要把光賜給卑微的人。你走進那門之後,就會見到他們了。

  我即將釋出我末日的傳福音者,我要賜給他們喜樂之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他們要醫病趕鬼;他們要愛我;愛公義;他們要天天背起他們的十字架,不是為自己而是為我而活。世人將透過他們知道我活着,而且一切權柄與能力都賜給我了。他們都是大無畏的人,要攻撃仇敵的城門,突襲地上的黑暗之處,帶領多人歸入我的救恩之下。他們也在那門内,你會見到他們的。

  我即將釋出有我牧人心腸的牧者,他們要因為愛我而喂養我的羊。他們要照料我的小羊,并視如己出。他們要為我的羊舍下自己的性命——當我的百姓為彼此舍命時,這愛將感動人心。那時,世人就會認識我。我已經把這些上選的糧食給我的家人享用,他們都是忠信的人,我要把看顧我自己家的責任托付給他們。他們也一様在那門後,你會見到他們的。

  我即將釋出我末日的教師到全地之上,他們要認識我,并教導我的百姓認識我。他們要愛真理,面對黑暗也不退縮,反倒要將黑暗暴露出來,并予以撃退。他們要重新挖通你們的先祖所挖掘的井,汲出純净的生命之水供你們享用。他們也要把埃及的財富帶出來,用來建造我的居所。你也會見到他們,就在那門後。”


  我一邊聽主説話一邊望着那門,現在,我第一次想要走進去了。祂所説的每一個字都使我心燃起更高的期待,我實在太想要見見這些末日的傳道人了。

  “你心裏早就知道這些事即將臨到了,我把你帶來這裏,就是要讓你看見如何認出他們,并從旁幫助他們。”

  我走進了那門。

第六章 監牢

异象最能保守人不受懼怕蒙蔽


  霎時間,我已站在監獄的大院内,其圍墻之巨大前所未見,不僅綿延不見盡頭,而且又高又厚,圍墻前還有栅欄和利刃。數百尺高的墻垣上,每隔幾百尺就有一座守衛塔,每座塔前都有衛兵,只是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他們長什麽模様。

  此地又灰又暗,正好完全反映出站在監獄院中無數人群的模様。院裏到處都是人,各依其類,一群一群地圍坐着。這群是年老的黑人,那群是年輕的黑人。白人也一様老少分群而坐,女人同様分門彆類。這情况好像每個種族都一様,凡是具備可分門彆類的特征者,皆分群而坐,除了幼童以外。

  在人群中間有很多人在東張西望、到處游走,仔細一看便明白他們是在尋找哪群人跟自己最像,可以認同的。然而,顯然這些分群而坐的人都不輕易讓外人加入。

  更仔細觀察後我發現,這些人都有舊傷的痕迹,他們都曾受過很深的傷害,除了小孩以外,所有的人都是近乎盲目的,其能見度只容他們留在小群中。但就算在自己所屬的群體中,

  他們還是一直要找出彆人跟自己有哪一點不一様,只要找出一丁點不同,就開始加以攻撃。他們看來又餓又渴,而且都病了。

  我走向一位年長者,問他為什麽大家都被關在監獄裏?他滿臉震驚地看着我,鄭重地强調他們不是在監牢裏,為什麽我會問這種愚蠢的問題。我指出周圍的高墻和守衛,他回答説:“什麽高墻?什麽守衛?”他望着我,那神情就像我剛才大大侮辱了他似的。我曉得如果再問下去,鐵定會遭到攻撃的。

  我以同様的問題去問一名年輕婦女,也得到相同的回答。我這才明白,因為他們的眼睛幾乎是瞎的,所以根本就看不到高墻和守衛,這些人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身系囹圄。

守 衛

  我决定去找個守衛來問問,究竟為什麽這些人會被關起來。當我走近高墻,便看到墻上有很多洞,足以爬進爬出。走到了墻脚下,我發現蓋得凹凸不平的墻可以讓人輕易攀登,誰都爬得上去,只是没人嘗試,因為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囚的。

  當我抵達墻頭,便能眺望遠處,陽光正普照大地。監獄院中却照不到陽光,因為墻太高了,又有烏雲籠罩。我看到院子的盡頭有火光跳躍,那是孩子們聚集的地方。那些火堆冒出的濃烟籠罩院中,使得墻下的陰影處形成一團陰沉、透不過氣來的濃霧。不曉得那是什麽東西在燃焼着。

  我沿着墻頭一直走到守衛的崗哨,令我驚訝的是,這守衛的衣着却顯示出他的身分應該是傳道人或神職人員。他看到我走來并未露出驚訝的神色,我想他可能以為我也是守衛。

  “先生,請問這些人為什麽被囚呢?”我問。

  這問題令他吃了一驚,我看到恐懼和懷疑如黑布從他上頭罩下來。

  “什麽被囚?”他回答:“你到底在講什麽?”

  “我是説這些被關在監獄院中的人。”我説。我也没想到自己這麽大膽:“顯然你是監獄的守衛,因為你站在崗哨上,可是你為什麽穿這様的服裝呢?”我又接着説。

  “我才不是監獄的守衛!我是福音的執事!我不是他們的守衛,我乃是他們的屬靈領袖!這不是崗哨,是神的家!如果你認為你的問題很好笑,我可不覺得!”他抓起槍,好像准備朝我射撃。

  “打擾了你,真對不起。”我回答。我感覺他真的會舉槍射撃的。

  一面走着我還一面想,待會兒可能隨時都會聽到槍聲吧!那人非常缺乏安全感,我知道他一旦感到遭受威脅,很可能不假思索便開槍。看得出來他是真心的,他真的不曉得他就是守衛。

學校教師

  我沿着墻一直走到我覺得够安全的距離,才回頭看那傳道人,他正在崗哨前踱步,顯得大受刺激的様子。不曉得為什麽我的問題會令他那麽不安,顯然我的問題并末開啓他的眼睛,使他看見不同的事,反而使他更没有安全感,更死氣沉沉。

  我一邊走,一邊興起一股迫切感,更想找出究竟是怎麽回事,我暗自想着該如何斟酌字句,才不會又冒犯到下一個守衛。走近下個崗哨,那守衛的外貌又叫我吃了一驚,不是傳道人,而是大约廿五嵗的小姐。

  “小姐,可否請教您幾個問題?”我探詢道。

  “當然,有什麽我能幫忙的?”她以一種紆尊降貴的姿態説:“你是家長嗎?”

  “不是,”我答道:“我是個作家。”我想我應該給她這個答案才對,正如我所預料的,此一回答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可不想犯和上次同様的錯誤,直截了當地稱那傳道人所站之處為“崗哨”,這回我問那小姐為什麽她要站在“那裏”。她脱口而出地回答了我的問題,而且似乎很驚訝我竟然不知道

  “我在學校裏教書,老師站在學校裏豈不是最自然不過的嗎?”

  “原來這是你教書的學校。”我指着崗哨答道。

  “没錯,我來這裏已經三年了,我可能會把一生都投注于此,我熱愛我的工作。”最後那句話聽來太機械化了,我曉得如果再追問下去,一定會有新發現。

  “你是教什麽的?一定是很有趣的科目,才會讓你想要窮畢生之力投身教育。”

  “我教的是科學概論和社會研究,我的職責就是塑造這些年輕心靈的哲學觀和世界觀,我所教的能够督促他們一輩子。你寫些什麽呢?”她問我。

  “寫書。”我答道:“我寫關于領導方面的書。”我心想她接着會問我什麽,我知道如果我説:“領導方面的基督教書籍”,那我們的對話就會結束了。她聽完這回答後,更顯得滿有興趣了。

  “領導是個很重要的題目。”她説,仍稍微帶着紆尊降貴的態度:“環境的變遷太快速了,我們必須具備正確的領導力,才能促使這些變遷朝正確的方向演進。”

  “那是什麽様的方向呢?”我問。

  “就是朝向惟有在平安與安定之後才隨之臨到的富裕成功啊!”她回答,好像很驚訝我竟然提出這種問題。

  “我無意冒犯,可是我很想聽聽你的看法。”我答道:“你覺得要達到這種平安和安定,哪種方法最好?”

  “當然是透過教育。我們住在地球上就好像是在一艘太空船裏,一定得同舟共濟才行。透過教育,我們可以幫助這群烏合之衆脱離原始人和部落民族的心智狀態,進而了解我們都是一様的,而且如果大家都為社會盡上一己之責,我們就可以一起步向富裕成功。”

  “滿有意思。”我回答:“可是我們并不全都一様,而且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底下那些人越來越分門彆類,各自結黨了。不曉得你認不認為也許你該稍微修改一下你那套理論?”

  她瞪着我,既驚訝又生氣,但顯然還未被激怒,因為她甚至考慮了一下,可能我的話是對的。

  “先生,難道你完全看不清事實嗎?”最後她終于回答。

  “有啊,我相信我看得很清楚。”我回答:“我剛剛才在人群中走了一遭,我從未見過在不同的族群間有那麽深的敵意與分隔的,我覺得在他們當中的衝突越來越大了。”

  我看得出這番話就好像打了這小姐一巴掌似的,她好像根本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説得出這種話,更彆提要她相信這番話之中不無真理了。望着她,我才發現她其實已盲目到幾乎看不到我了,加上站在這麽高的塔裏,更是看不到底下的人,她真的不知道底下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却真真誠誠地認為她什麽都看到了。

  “我們正在改變世界,”她采取一派漠視的態度:“我們正在改變人,如果還有人做出那種野獸般的行徑,一如你所描述的,我們也會改變他們,我們會得勝的,人類必然得勝。”

  “你年紀輕輕就要擔負如此的重責大任啊!”我説道。

  聽我這麽一説,她更是按捺不住了,但話尚未出口,便有兩名婦女沿着墻頭朝崗哨這裏走來。有一位是黑人婦女,约莫五十來嵗,另一位是穿着考究的白人婦女,大概才三十出頭。兩人邊走邊交談,儀態端莊而有自信,我看得出她們是眼明的人,而且正因眼明所以才能走到墻頭上來。

  令我驚訝的是,那位年輕的老師竟抓起她的槍,步出崗哨,迎向她們,顯然是要警告這兩名婦女不可以再走近了。她打了聲招呼,故作愉悦,并明顯表現出一股凌駕對方的優勢。出乎我意外的是,兩名婦女立刻變得怯懦不已,對這個比她們年輕很多的小姐表現出過度的尊敬。

  “我們來是要請教關于子女教育的事,你們所教的,有一些我們不太了解。”黑人婦女鼓起勇氣表明來意。

  “噢,對于現在學校所教的,你們一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這位老師又以那種紆尊降貴的語氣回答。

  兩位婦女一直盯着老師的槍看,她的姿勢就是要讓對方隨時注意到她手裏的槍。站在一旁的我對這一幕,簡直驚訝得不得了。那老師轉過身,緊張地看着我,我看得出她很怕我會開口對這些婦女説話。她以槍指示我離開此地,兩名婦女抬頭想看她在跟誰説話,我這才發現她們看不見我,她們的懼怕蒙蔽了她們。

  我向她們呼叫,懇求她們要有勇氣,要相信心中的感覺。她們朝我這方向看,好似聽到什麽嘈雜的聲音,原來她們也失去了聽的能力。女教師見狀便微笑了,于是她以槍指着我,然後吹了一聲哨子,我感覺她好像把我當作全世界最危險的人。

  我知道我不能等着她以哨聲唤來的人,無論是誰。我也曉得只要退後一步就安全無虞了,因為這位年輕老師太盲目了。我的想法没錯,我邊走開還邊聽到她大喊大叫、又吹哨子的,最後甚至氣得開始朝那兩名婦女射撃。

  站在兩處崗哨中間的墻垣上,思想方才這一切時,我感到智慧臨到我。

  “你必須回到監獄大院中,我會與你同去,你要知道你身負异象,可以逃避任何陷阱與武器,要切記懼怕會使你盲目。只要行在有我與你同在的信心中,就一定可以看到前面該走哪條路。此外,你還必須謹慎行事,只將你的异象顯示給那些蒙我指引到你面前來的人看。异象最能保守人不受懼怕蒙蔽。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不過,最好還是由你在此的親身體驗來解答吧!”

第七章 年輕的使徒

認識人生的目標是最能使眼光與异象增强的一個方法


  我爬下墻來,走進大院中,經過許多囚犯身旁,但他們對我似乎完全不感興趣,也不管墻垣上的一切動静,我這才想到他們根本看不了那麽遠。有一個年輕的黑人走到我面前來,以他明亮而帶着詢問的目光直視着我。

  “你是誰?”我們兩人异口同聲地説。

  我們都站住,彼此互望,他終于開口:“我叫史迪方,我能看見,除了你已經知道的以外,你還想多知道些什麽?”

  “我哪能知道你什麽事呢?”我問。

  “幫助我看見的那一位説,有一天會有彆的不是囚犯的人來,他們也能看見,而且會告訴我們,我們是誰,還有如何逃出這座監獄。”

  我馬上反駁説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話才出口,我便想到智慧告訴過我,走進下一扇門之後會碰到一些人。

  “我的確認識你,也曉得你的一些事情,”我坦承:“但老實説,我從没見過這麽古怪的監獄。”

  “可是只有這麽一座監獄啊!”他反駁道。

  “如果你打從出生就一直住在這裏,那你又如何知道只有這座監獄?”我問。

  “幫助我看見的那一位説,只有這座監獄,他説凡被囚的心靈都是被拘禁在這裏。他所説的都是真的,所以找如此相信。”

  我問:“幫助你看見的那一位是誰?”我不但想知道是誰幫助他能看見,也很有興趣想知道這座監獄是如何拘禁人心的。

  “他從未把他真正的名字告訴我,只説他叫‘智慧’。”

  “智慧!他長得像什麽様子?”我問他。

  “是個年輕的黑人運動員,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更清楚,而且好像認識這裏的每一個人。聽來是有點怪啦,不過我在這裏還遇到一些人,他們也見過智慧,可是每個人所描述的模様都不同,有的説他是白人,有的説是個女的。除非有很多個‘智慧’,否則他就是個喬裝高手。”

  “你能帶我去見他嗎?”我問。

  “我也想啊,但我已經很久没見到他了。恐怕他已經離開,甚至去世了也説不定。自從他走後,我就意志消沉,連我的异象與眼光也越來越模糊不清了,還好終于看到了你,我一見你就知道他跟我講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實的。他説你也認識他,所以,為什麽你還要一直問我有關他的事呢?”

  “我的確認識他!請你振作起來,你的朋友并未死,我會把他真正的名字告訴你,可是我必須先問你幾個問題。”

  “我知道你是可信賴的人,而且我曉得你和其他像你一様來這裏的人,都想要見見所有能看見的人,我可以帶你去找一些人,我還知道你和其他的人是要來幫助更多囚犯也能看見。不過,還有一件事令我十分驚訝。”

  “什麽事?”

  “你是白人。没想到前來幫助我們得釋放的,竟會是白人。”

  “在其他要來的人當中,肯定還有不是白人的。”我答道:“我看得出你有滿不錯的异象與眼光,所以你應該能了解我要説的話。”

寶貴的异象與眼光

  我看着史迪方以確定他有無注意聽,他的敞開與受教之心令人動容,與之前那一位和他年齡相仿的老師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彆。此人將能成為真正的教師,我心中這麽想着,同時繼續説道:

  “當我們到達能看得最遠的境界時,就不會憑膚色、性彆和年齡來判斷了。我們不再憑外表判斷人,而是隨從聖靈。”

  “聽起來很像我們老師常説的話!”史迪方語帶驚訝地回答。

  “還是有所不同的。”我接着説:“他們要讓你以為我們大家都一様,但神造我們各不相同是有其原因的,因為當我們真正認識自己是誰,就不再受跟我們不一様的人所威脅。當我們得自由,就能自在地向跟我們不一様的人表示尊重與敬意,也能常常互相學習,就像你現在跟我學的一様。”

  “我明白了,”史迪方答:“希望我剛才説你是白人真令我驚訝的那句話,没有冒犯到你。”

  “不會,我一點都没有生氣,我了解。雖然我的膚色跟你不同,但你還能辨認出我來,這點很令我鼓舞。不過要記得,每當我們打開心懷,向與我們不同者學習時,我們的异象與眼光就增强了。你的眼睛已經比我們初見面時更明亮了。”

  “我才在想我的眼光與异象怎麽這麽快就恢復了呢!”史迪方表示。

  “現在我知道我為什麽要來這裏了。”我接着説:“你一定要牢牢記住,你的眼光與异象是你最寶貴的東西,你必須天天記在心上,好讓你的眼光與异象越來越佳,還要遠離一切會使你失去异象的人、事、物。”

  “嗯,比方意志消沉。”

  “没錯!意志消沉通常是眼光與异象消失的開始。”我説:“為了達到人生的目標,我們必須抵擋任何形式的意志消沉,消沉使人盲目。”

  “當我開始看得見以後,就覺得我的人生有一個目標,甚至可能是十分重要的目標。”史迪方接着説:“你能不能幫助我,讓我知道我人生的目標是什麽?”

  “好啊,我想我可以幫你,認識人生的目標是最能使眼光與异象增强的一個方法,也最能防衛像沮喪這類破壞异象的東西。我想我在此的主要目的就是幫助你,和其他視力已恢復的人認識人生的目標。可是,我們需要先談一件更重要的事。”

埋藏的寶物

  在史迪方説話的同時,我也聽到智慧的聲音,所以我知道這位年輕人已經受過主的教導,我也知道他不認識主的名字,而且大概不太能相信智慧的名字就是耶穌。我知道要向他分享“智慧”的名字實在是需要點智慧的。我想到智慧曾對我説,我會在這様的地方遇見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放眼望去,我感到主的同在,祂就在我身邊,雖然身處此一幽暗而可怕的監獄中,我心中仍然涌起一股興奮之情,這就是主預備我要做的事,我心想。

  “史迪方,你看這一大群人的時候,看到什麽?”我問。

  “我看到困惑、失望、苦毒、仇恨,我看到了黑暗。”他回答。

  “一點都没錯,但是,再用你心靈的眼睛看一看,運用你的异象與眼光。”我回答。

  他看了好一段時間,然後語帶遲疑地説:“現在我看到的是一片埋着寶藏的田地,而且到處都有各式各様的寶物。”

  “對了,”我回答:“這也是關乎你人生目標的一項啓示。你就是尋寶的人,有一些最偉大的心靈被困在此地,你要去幫忙找出來,使他們得釋放。”

  “但我要怎麽去找呢?而且連我自己都還非自由之身,又如何釋放得了他們呢?”

  “你已經知道要如何找到他們,不過你説的没錯,要你自己先獲得自由才能够去釋放他們,這就是你下一項要學的功課。你還要記得,只要用你的心眼去看,不論任何景况,都能知道你的目標在哪裏。從你内心深處所見的,必能顯明你人生的目標。”

  “你就是這様知道我要作尋寶的人嗎?”

  “是的,但你必須先得自由才能成就你受造的目的。你為什麽不從圍籬上的洞逃出去呢?”我問。

  “在我第一次開始看得見的時候。就看到圍籬和高墻了,我也看到圍籬上有洞,而且曾經穿越,走到墻脚下。我試了幾次想爬上去,可是懼怕勝過了我,因為我怕高,我也以為如果我越過了墻,可能會被射殺的。”

  “那些守衛并不像你所想的看得那麽清楚,”我回答:“他們跟這裏的人差不多是一様盲目的。”

  這句話可真的令史迪方嚇了一跳,但我也看得出他的雙眼因此更看得見了。

  “你看得見墻頭嗎?”我問。

  “可以,從這裏就看得到。”

  “我要你把這件事牢牢記住,”我接着説:“我已經去過許多地方,也可以説是許多國家、許多不同的領域,我發現有一項重要的原則是四處通行的,你一生都不能忘記這個原則。”

  “什麽原則?”

  “你能看到多遠就能去到多遠。如果你看得到墻頭,你就到那得了。當你爬上墻頭,就能看得比從前更遠。你必須朝你所能看到的地方一直走下去,只要你還能看得更遠,就不要停止脚步。”

  “我明白了。”他立刻回答:“但我還是不敢爬上那高墻,太高了!安全嗎?”

  “我不能騙你説它是很安全的,但我知道‘不’爬上那高墻會更危險,如果你不照你所見的去行,那你就會失去异象,最後在這裏滅亡。”

  “如果我離開了,要如何尋找此地的寶藏呢?”

  “問得好,但這也是令許多人無法達成人生目標的原因,我只能告訴你,既然在你面前有一條康莊大道,就必須先走完,在那盡頭,你會發現一扇門,然後你又會被帶回到這座監獄,我就是這麽來的。你再回來的時候,你的异象便能大到永遠不會被此地所困了。你的眼光也能大到使你看得見此地的寶物。”

第八章 光

當那大光照明你的眼睛,你就是重生了,就是開啓了新的生命


  史迪方轉身看着墻:“我還是覺得很害怕。”他難過地説:“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爬得上去。”

  “你有异象,却缺乏信心,异象和信心必須配合在一起。信心軟弱有個原因。”

  “請告訴我是什麽原因!有什麽可以幫助我,使我异象增長時,信心也增加?”

  “有的。信心來自認識智慧究竟是誰,你必須認識祂真正的名字,單單認識祂的名字就足以使你有信心翻過墻垣,獲得自由。你越認識祂的名字就越能勝過旅途上的阻撓和障礙,有一天你會深深認識祂的名,甚至足以使你移山。”

  “祂的名字是什麽?”史迪方用一種近乎乞求的語氣問道。

  “祂名叫耶穌。”

  史迪方望着地,然後又舉目望天,好像不信似的。我看着他的心靈與頭腦在那裏纏鬥,終于他又正視着我,眼中仍有盼望,這使我大大松了一口氣。我知道他已經聽了心靈的聲音。

  “我一直這麽懷疑,”他説:“其實,在你説話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你會這麽回答,我也知道你所説的都是真的,但我還有疑問,可以問嗎?”

  “當然可以。”

  “我認識許多使用耶穌之名的人,但他們并非自由之身,事實上,我覺得其中有些是此地受捆綁最深的人。為什麽?”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只能把我自己在旅途上想每個人的所學到的告訴你。我情况各有不同,可是有很多知道他名字的人并不認識‘祂’,他們不但没有被祂吸引靠近祂,并因看見祂是誰而被改變,反而想要把祂變成他們的形像。認識耶穌的名可不是只有知道怎麽寫、怎麽念而已,要真正認識祂是誰,真信心就是從這裏産生的。”

  雖然在史迪方的眼中還有疑惑,但那是好的疑惑——是想要去相信而非不信的那種,我便繼續説下去:

  “雖然有些人真的愛耶穌,而且開始真誠地認識祂是誰,却仍是被拘禁的,因為他們讓過去所遭受的傷害和錯誤使他們又走上回頭路。這些人都嘗過自由的滋味,却因失望或失敗而重回監獄。你可以輕易地辨認出他們來,因為他們總是講過去而不談未來。如果他們仍然憑异象而行,就不會一直回頭看了。”

  “我遇見過許多這様的人。”史迪方表示。

  “要完全解答你的問題還需要了解一件事,如果你要實現一生的目標的話,就不能受其他使用耶穌之名的人影響以致過分泄氣或過分鼓舞。因為我們蒙召可不是要把信心放在祂百姓的身上,而是要放在祂裏面。就連最偉大的心靈有時都會令我們失望,因為他們畢竟是人。

  像我剛才所描述的人中,有許多也會成為偉大的心靈。异象與信心都是可以恢復的,甚至是最灰心失望的人也能被恢復,這就是你身為尋寶者所要做的工作。我們不能放弃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是神所寶貝的。然而,若要真認識祂,行在真信心之中,一定不可以借由祂的百姓來評斷祂,不論是借由最好或最差的都不行。”我推心置腹地説。

  “我一直認為耶穌是白人的神,祂好像從未為我的百姓做過什麽。”

  “祂不是白人的神——甚至祂本身根本就不是白人!但祂也不是黑人的神。祂創造了一切,祂是萬有的主。當你開始把祂視為哪種人的神時,就已經把祂大大地縮小了,你的异象也隨之大為縮减。”

信心與順服

  我默默地看着史迪方在心中跟許多事情交戰搏鬥,我依然感到智慧的同在,我知道祂可以把一切解釋得更好。史迪方終于抬頭看着我,眼中閃爍着前所未有的明光。

  “我知道我所有解不開的疑惑,其實跟耶穌是誰扯不上一點關系,而是在于彆人説祂是誰。我知道你所説的是真的,我知道耶穌是那賜我异象使我能看見的,祂就是智慧。我必須自己去發現祂是誰,我必須尋求祂,我必須事奉祂。我還知道是祂差你來此幫助我啓程上路的,我該怎麽做?”

  “智慧已在此。”我開口説:“我説話的時候,你也聽到了祂的聲音,就像我聽到祂透過你對我説話一様。你已經認識祂的聲音,祂就是你的教師,祂要透過許多人對你説話,有時甚至是透過不認識祂的人。要快快地聽,并照祂所説的去做。信心與順服是同一件事;不順服就是没有信心,若你有真信心就必順服。

  你説你要事奉祂,意謂你不再為你自己而活,乃是為祂而活。在智慧的同在之中,你可以知道什麽是對的、什麽是錯的。只要你去認識智慧,就必了解什麽是邪惡。不論是你過去所行的惡,或是未來會試探你的惡,都要弃絶。

  你不能像彆人那様而活,你蒙召是要做十字架的精兵。當你擁抱祂的名和祂是誰的真理、當那大光照明你的眼睛、當平安與滿足開始滿溢你心,就像剛才開始的那様,你就是重生了,就是開啓了新的生命。智慧對你説話已有一段時候了,祂一直在引導你、教導你,但如今祂已住在你‘裏面’了,永遠不會離開你,但祂不是你的僕人,你才是祂的僕人。”

  “我真的感受到祂了!”史迪方肯定地説:“但我好想再見到祂!”

  “任何時候你都可以用心眼看到祂,這也是你的呼召——更清楚地看到祂,更緊緊地跟隨祂,這就是這段旅程的目的。在你的旅途上,你會學到有關祂名字的事,以及十字架的大能。當你受過了訓練,就可以帶着那能力重返此地,幫助許多被囚的得釋放。”

  “那時你還會在這裏嗎?”

  “我不知道,有時候我在此會有工作要做,有時候我會在彆人的旅途上幫助他們。你走了以後,也許會在那裏再遇見我。我自己也仍在我的旅程中,你現在就是在你的旅途上了,你會遇到許多扇門,你必須走進去。你没辦法知道進入後會到哪裏,有的會帶你回到這裏,有的會帶你進入所有旅者都必經的曠野,有的會帶你經歷榮耀的天堂,而你會一直很想要尋找這類的門,但這類的門不一定是我們所需要的,不一定有助于完成我們的使命。不要憑外表來選擇,一定要求智慧來幫助你。

  史迪方把目光轉向那墻,我看到有一絲微笑浮現在他臉上。

  “現在我可以去爬墻了。”他説:“我甚至頗為期待去面對這項挑戰,我必須承認還是覺得怕怕的,但已經不要緊了。我知道我可以爬上去,我已經快等不及要看墻那頭是什麽了。我知道我已經是自由身,不再是囚犯了!”

   我陪史迪方走到第一道圍籬前,他出乎意外地發現,圍籬上不但有很多洞,而且只要他手一碰,被碰到的圍籬就分開了,于是又多了好幾個洞。

  “這圍籬是用什麽做的?”他問。

  “虚謊。”我解釋道:“每次只要有人逃離此地,就為後人留下一個可穿越的洞,你可以穿過已有的洞,也可以自己另開一個洞。”

  史迪方挑了一處用有倒刺的鐵絲網重重圍住的圍籬,雙臂一推,穿越過去,留下一個很大的洞。我知道有一天他會重返此地,帶領許多人從他現在所開出的洞穿越出去。看着他真是令我滿心喜樂,我强烈地感到智慧就在我身旁,我知道只要一回頭,一定會看到祂。我真的轉身了,而且我猜得没錯,從祂臉上可以看出祂和我一様充滿極大的喜樂。

第九章 自由

凡認識什麽是最大捆綁的人,都會是最愛自由的人


  我站在智慧身旁看着史迪方穿過圍籬,他高聲問:“墻是用什麽做的?”

  “懼怕。”

  我看到史迪方站住,盯着墻看。好高大的墻。有很多人從未穿越圍籬,我知道史迪方正面臨重要的考驗。

  他没有回頭,再次高喊:“你能幫我爬上去嗎?”

  “我幫不了你,”我回答:“如果我去幫你的話,只會使你多花一倍的時間,而且會變得難上加難。你必須獨自面對才能克服你的懼怕。”

  “越看就越可怕。”我聽見史迪方自言自語地説。

  “史迪方,你已經犯了第一個錯誤。”

  “我做了什麽?”他用沮喪的聲音喊着説,聽來已滿懷懼怕。

  “你停止不走了。”

  “我現在該怎麽辦?我覺得兩只脚重得抬不起來。”

  “看看你在圍籬上闖出多大的一個洞,”我説:“然後再看着墻垣,開始起步走。到了墻脚下也不要停,不要停下來休息,在這面墻上没有地方可以休息,只要繼續爬就可以爬到墻頭了。”

  他再度邁向前了,這令我大大松了一口氣。雖然走得比剛才慢多了,但總是在往前移動。走到墻脚下,他開始攀爬,雖緩慢却是堅定的。知道他差不多快成功了,我也走到墻下,很快地爬過去,以便在墻的另一頭等他。

  我知道史迪方一定會很渴,所以我就在一處河流邊等候。他一到就看見了我,帶點驚訝却是十分高興。我也一様感到驚訝,因為看到他的改變,他的雙眼不但比以前更明亮,而且走起路來有一種令人震攝的自信與尊貴。剛才我已經看出他是十架精兵,可却未看出他顯然是蒙召成為偉大王子的人。

  “覺得如何?”我説。

  “再度邁步向前且要一直往前走,真的好難,但我知道一旦停下來要再走,可能更難。我想到你提到的那些人,他們雖知道主的名字,却從未爬過墻,行出對祂名的信心。我就下定决心,跌下來也罷,死了也罷,我寜死也不願待在那監獄裏;就算死,我也要去看墻以外有什麽,也要走上我蒙召要走的旅程。真的很難,比我想像的難,却是十分值得。”

  “來,飲這河裏的水,你會在旅途中找到所需的食物和水。只要你真的需要,就會找到。就讓饑與渴使你不斷往前走吧!當你發現提神醒腦之物,它停留多久你就休息多久,然後再繼續走下去。”

  他很快地喝了水,起身,迫不及待要往前走。

  “我暫時不會再見到你了,所以我還有幾件事必須現在就告訴你,好在你旅程中助你一臂之力。”

  史迪方看着我,目光專注而明亮,真是太美妙了!我心想,凡認識什麽是最大捆綁的人,都會是最愛自由的人。我指示他望向前面那座最高的山:

  “現在你必須爬上那山,爬到山頂後,盡可能極目四望。把所見的在心底作好標記,再找到能帶你到所要去之地的小徑,在你的心中畫出一張地圖,那就是你蒙召要去的地方。”

  “我了解了,”他回答:“可是從比較低的山峰是不是也能見到呢?雖然我不再害怕爬高了,但我迫不及待要走上我的旅程。”

  “從比較低的山峰是可以看到一些地方,而且可以較快抵達,你可以選擇如此行。雖然爬上那最高的山要花比較長的時間,困難度也高多了,但是你從那山頂上可以看得更遠,看到更多的事。從那座高峰下來的路會比較難走,也會花比較多的時間。你是自由之身,就看你怎麽選擇了。”

  “你一定選擇爬最高的山,對不對?”史迪方問。

  “雖然現在我知道那必是最好的路,但我不能説我一向選擇爬最高的山,我常常挑了最好走的捷徑,不過每次都後悔莫及。如今我相信,選擇爬最高的山才是有智慧的。我知道最大的寶藏總是藏在最漫長、最艱難的旅途盡頭。我想你也是這類尋寶者,你已勝過很大的懼怕,如今是行在大信心中的時候了。”

  “我知道你這番話是真實的,而且我心裏也曉得,如果現在不選擇爬最高的山,以後一定都會選擇爬比較低的山。我只是急着想啓程,快快抵達我的目的地,完成我的使命。”

  “信心與耐心是如影隨形的。”我回答:“没耐心其實是信心不足的表現,没耐心是絶對不能帶你進到神最高旨意之中的。‘最好的’的大敵,可能就是‘好的’,現在正是為你生命建立一個模式的最佳時機,就是一定要選擇最高、最好的,這就是保持與智慧親近之道。

  “在我離去之前,你還有什麽要告訴我的?”史迪方坐在石頭上問我,他已經作了聰明的選擇,耐心地領受他所需要知道的一切,然後再往前走。我想也許他已經比我更認識智慧了。

警 告

  “有一種智慧不是神的智慧,還有一個自稱為‘智慧’,其實它不是;它是我們的仇敵。要辨認它有點難,因為它會以智慧的様子出現,它可是喬裝高手。它以光明天使的模様來找你,常常還帶來真理。它會有一種真理的形式,它有智慧,但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能把它和‘那獨一的’真理與智慧分辨出來。我已學到一點,就是一旦我開始認為我無法辨認,那我就仍會被它愚弄。智慧對我説過,我們絶不可能比仇敵聰明——我們的防禦之道在于,先學習辨認它,然後敵擋它。”

  史迪方的兩眼睁得大大的,有一種“我明白”的神情:“我知道你説的是誰!”他突然插嘴説:“我知道在獄中有很多人追隨那人,他們總是在講有一個更高的智慧,更高的知識。他們看起來總是堂堂正正的様子,但感覺起來却是污穢不潔的。每次我跟他們講到智慧,他們就説他們也認識‘智慧’,還説它是他們‘内在的導師’。不過,當我照他們的話去做,却没有像他們一様感覺被引導走上自由之路,反而被帶進更强的捆綁之中。我從他們周圍只感到黑暗,不像我跟智慧説話時感受到的是光明。所以,我以前就知道這兩者是不同的。”

  “真智慧就是耶穌,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真智慧就是去尋求祂,任何不指向耶穌的智慧都是假的。耶穌必定會使你得自由,而假智慧則一定會帶你進入捆綁之中。不過,在起初,真自由常常看起來像捆綁,而捆綁在剛開始看起來却像是自由。”

  “真是不容易啊,對不?”史迪方感傷地説。

  “是啊,很不容易,而且應該就是不容易的,懷疑和真正的分辨完全是兩碼子事,但若你要抱着凡事懷疑的態度的話,就要對看來容易的抱持懷疑。在對的路徑上或正確的門内,我還未發現有什麽事是‘容易’的,采取容易之道可能正好使你步向歧途。你已蒙召成為精兵,就必須面對争戰。此刻,全世界都在假智慧的權勢底下,所以你必須勝過世界,才能達成使命。”

  “剛才我已經不得不做一些對我而言是最困難的事了。”史迪方回想道:“但你説得没錯,它很難,可却是值得的。我從未體會過這麽大的喜樂、滿足和盼望。自由是很難的,很難選擇要爬哪座山。在監獄那邊時,我知道我本來可能會選擇不要爬墻的,我覺得,害怕作出這個决定就好像是在我心裏的一道墻。不過,一旦作出决定,我便知道我可以抵達墻頭,但以後它會不會變得容易一點呢?”

  “我想不會,但‘困難’好像會使人更有成就感,没有打仗就没有勝利,所打的仗越大,勝利也就越大。你所經歷的勝利越多,就越會開始去期待争戰,而且你會興起,到更高之處以面對更大的争戰。使它變得容易些的,是在于主必引導我們得勝。如果你一直親近祂,就必不失敗。在每場戰争和每次安歇之後,你都會更親近祂、更認識祂。”

  “下次假智慧想誤導我的時候,我會不會再感覺到那種黑暗?”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當它欺騙我們,使我們尋求自我時,必有黑暗臨到。當初它欺哄第一對男女去吃分彆善惡樹上的果子後,他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一旦假智慧使我們變成自我中心,我們就一定會落入捆綁的。那欺騙人的總是想盡辦法要叫你尋求自己。我們蒙召去完成使命,并不是為了自己,乃是為主和祂的百姓。”

  “有没有人是一路走來不曾上當,終能達成使命的?”

  “我想没有,連偉大的使徒保羅都承認會被撒但攪亂了計劃,聖經也記載過幾次彼得上當的例子,没記在經上的還不知有多少次。但是,不要太過擔心受騙上當的事,其實那只是它最大的陷阱之一而已。它還有一個使人誤入歧途的方法,就是讓許多人對它欺騙的能力心生恐懼,而且那恐懼勝過相信聖靈大能可引導人進入一切真理的信心。凡落入此陷阱中的,不只是落入越來越恐懼之中,而且還會攻撃任何因信行在自由之中的人。我可以很肯定地説,在你未抵達山頂之前,他們就會來突襲你了。”

  “他們也知道耶穌之名?”史迪方間,他有一點困惑:“他們一定認識祂的名字,才會翻越高墻,而且走到那麽遠去。我的意思是,難道他們不是曾經真正認識祂的名嗎?”

  “我肯定他們的確一度認識祂的名,但是,你站起來朝前面看每座山脚下的榖地,你看到了什麽?”

  “看起來好像是小型監獄,好像有很多像我這様才剛剛出獄的人!”

  “這就是為什麽當你説智慧告訴過你,這是惟一的一座監獄,我聽了十分驚訝的原因;可是我多待一陣子之後,就了解祂是什麽意思了。看那些高墻,還有那些圍籬,都是一様的。如果你在半路上被擄獲,并不會被帶回原來的監獄,他們曉得你寜可死也不願回去。但是他們會把你帶進另一座監獄裏,當你走近時,從外表很難看出裏面的人都是囚犯,可是在内心裏,他們和囚犯是一模一様的,各自結黨,分門彆類,被懼怕所拘禁。”

  “真高興你把他們指給我看,”史迪方感激地説:“剛才我站在墻頭上往這方向看,還有在遥望要攀登的山峰時,根本就没看到那些囚犯。你認為那些想要擄獲我,把我關進監獄的人,會突襲我很多次,是嗎?而且這些人也會使用耶穌之名?”

  “主自己在經上警告我們,末後的日子裏,會有許多人奉祂的名來,宣稱他真是基督,使多人受騙上當。相信我,這類人太多了!而且我真的相信大多數都不曉得他們是欺哄人的。我所見過的欺哄者,都有一個特征,讓我告訴你:他們都是半途而廢的人,尚未達成使命就裹足不前了。繼續向前邁進需要信心,他們却選擇了懼怕,而不跟隨信心。他們開始以為懼怕就是信心,而且真的把他們監獄周圍的墻看作是真理的保障。懼怕會使你的异象轉變,使你開始把懼怕看作保障。他們之中不誠心的其實很少,幾乎每一個人都是真心誠意的,但他們却是被最大的假相所哄騙,那就是對虚謊的懼怕。”

  “我應該與它争戰嗎?”

  “我了解你的問題,我自己也問過許多次。他們摧毁了許多人的信心,而且在天路客身上所造成的傷害,比所有的异端邪教加起來的還多。將來這些絆脚石都會被挪開,但此刻,他們的存在也有其目的,就是使這條路更形艱難。”

  “智慧希望讓這條路比較難走一點?單單是與我們自己的懼怕争戰就已經够難了,為什麽祂還要讓我們跟這麽多叫人害怕的人争戰,把這條路變得難上加難呢?”

  “祂要讓這條路有多容易就有多容易,有多難就有多難。我們這一生是一條短暫的旅途,用來預備我們在將來的日子裏,以至高者兒女的身分,與祂一同作王直到永遠。每一項考驗都是為了使我們改變,滿有祂的形像。我們在這趟旅程上必須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虚度任何一次考驗,而是要好好把握,視之為不可坐失的良機。如果你的路比較難走,那是因為你有更高的呼召。”

紀律的必要

  “被召的多,被選上的少;來參加婚宴的很多,成為新娘的却很少。”

  我們轉頭看見智慧正站在身後,祂以史迪方所認識的年輕運動員模様顯現。

  “當跑那在你前面的道路,你所要得的奬賞必大過你能了解的。你要知道預備跑上這段路之前要有哪些紀律,現在,要從公義這方面訓練你自己。我已呼召每一個人奔跑前面的道路,但為贏得勝利而跑的人太少了。要使你自己有紀律,以贏得勝利。

  説完祂便走了。

  “祂為什麽要走?”史迪方問。

  “祂已把此刻需要説的話都説完了,祂向你提到紀律,我會把這字眼視為對此刻的你最重要的話。”

  “紀律是我以前最討厭的字眼!”

  “祂跟你講到賽跑,以前你是個跑步選手嗎?”

  “是的,我跑得很快,我總是全校跑第一的,甚至有一所很好的大學要提供我奬學金。”

  “我想你一定没接受。”

  “對,我没接受。”

  “你没上大學的原因是不是缺乏紀律?”

  “不!是因為……。”史迪方低頭盯着雙脚,沉默良久。“的確,我想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様。”

  “現在彆去煩心那件事了,不過,有件事你必須了解,不論在哪一個領域,具有能力成為頂尖好手却從未有很高成就的,原因多半就在于缺乏那件事——紀律。你現在所做的事,要比田徑賽或上大學重要得多。顯然你的弱點就在于紀律上,而且這件事已經使你付上了代價。但是,在基督裏,一切都變成新的了。在祂裏面,曾經是你最大弱點的那件事,可以成為你最大的優點。現在你是祂的門徒,表示你已是一個有紀律的人了。”

  “我知道你這番話是真理,我也曉得我可不想輸掉這場比賽。”

  “你看到上山的那條小徑了嗎?”

  “我看到了。”

  “它的名字就是紀律,如果你想登頂的話,就走那條路,不要離開。”

第十章 大軍

在主的軍隊中,每一個人都必須從心裏受割禮


  突然間,我站在高山上俯瞰一片廣大的平原,眼前是一字排開的軍隊,陣勢綿延,闊步前進。前鋒陣綫共有十二支部隊,與其後數不清的士兵相較,更顯得卓然出衆。細看之下,似乎又可分為團、營、連和小隊,這些前鋒部隊各有鮮明的旗幟,而且每一團的制服顔色都不相同。

  營、連和小隊則由不同的肩帶或肩章來識彆。人人皆穿着光潔的銀制軍裝,盾牌像是純金打造的,而武器則有金的也有銀的,巨幅的旗幟長三十至四十尺。士兵前進時,其軍裝和武器在陽光下如閃電般閃爍光芒,旗幟迎風拍打,加上整齊劃一的踏步聲,聽來有如雷轟。此一陣勢,我想必是地上前所未見的。

  接着我又近得可看清他們的臉——有來自各種族的男女老少,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可看出人人皆有堅定的决心,却不緊張。空氣中嗅得出戰争的味道,但在行伍中,我感到有一股極深的平安,我知道没有哪一個人是帶着一絲懼怕上戰場。當我靠近他們,所感受到的屬靈氣氛,就和他們的外表一様可畏。

  我看着他們的制服,顔色十分鮮明,每一名士兵都戴着標明階級的徽章和勛章。無論是將軍或其他高階軍官都和大夥一同在行伍中列隊前進,盡管顯然是由高階的人在執掌大權,但似乎没有人對他們的階級過分敏感。從最高階的軍官到最低階的士兵,大家都好像是最親密的朋友。這支軍隊紀律之嚴明可謂空前,却又像個大家庭。

  我再細究,發現他們都是那麽地無私無我——非因缺乏自我認同,而是因為他們對自己是誰、正在做什麽,都極有把握,既不曾專注于自己,也無須尋求他人肯定。無論在哪一個行伍中,我都查不出有一點野心或驕傲。最令人驚訝的是,看到這麽多獨一無二的人聚在一起,却如此和諧,踏着整齊劃一的步伐前進!我可以肯定地説,地上從未出現過這様的一支軍隊。

  在這支前鋒部隊之後,我看到為數更多的一群人,分成大小各不相同的數百支部隊,最小的僅约兩千人,最大的則有上萬人之多。只因其為數龐大,所以它也是支可畏的軍隊。這一大群人中也有旗幟,但不像頭一批軍隊的旗幟那麽巨大而鮮明。他們也着制服,也有不同的階級,但我很驚訝地發現,有許多人甚至未着全副軍裝,未佩帶武器的也很多。縱然有佩帶武器并着軍裝的,却并不像頭一批人的那麽閃閃發亮。

  當我進一步細看行伍中的每一個人,可以看到他們都充滿决心,也很有目標,但不像頭一批人那麽專注而有明確的焦點。這些人好像比較在乎自己和周圍的人之間有不同的階級,我感覺這就形成一個阻礙,使他們分了心。在行伍中,我也可以察覺到有野心和嫉妒存在,這點毫無疑問地使他們更加分心。不過,我感覺這第二支軍隊還是比地上任何軍隊都有更高的奉獻情操與目標,所以這也是一支很有力的軍隊。

  在這第二支軍隊之後,遠遠地走來第三支軍隊,但因相距太遠了,我實在不曉得他們看不看得見在他們前面還有兩支隊伍。這群人比前兩支軍隊更多上許多倍,數也數不清。遠遠望去,這支軍隊似乎正朝不同的方向前進,像一大群鳥似的,一下子衝向這邊,一下子又衝向那邊,從不曾朝一個方向前進太久。由于前進的步伐如此紊亂,與前兩支軍隊的距離只有越來越遠。

  等他們靠近一看,才發現這些士兵都穿着皺巴巴,灰撲撲的制服,既不平整也不乾净。幾乎每個人都淌着血又傷痕累累。雖然有少數人企圖邁步前進,但多半都只是隨着衆人的脚步走,并無一定的方向。行伍中不斷有争執爆發,導致多人受傷。每一行伍都散布着磨損而綻開的旗幟,有些士兵一直試圖要追隨在旗幟之下,可是,就連最靠近旗幟底下的人都缺乏清楚的認同,因為他們不斷從一幅旗幟游移到另一幅旗幟底下。

  這第三支軍隊竟然只有兩種階級:將軍和士兵,真是出人意外。僅少數人穿着了部分軍裝,而且我看不到任何真正的武器,只有那些將軍佩帶了假的武器。這些將軍洋洋得意地揮舞着假劍,好像擁有這些假武器便是他們身為長官的特彆之處,可是就連行伍中的士兵都看得出那不是真正的武器。這真是令人難過,因為顯然行伍中的每一個人都亟欲找到一位真正的將軍,好讓他們可以追隨其麾下。

  除了將軍以外,其他人似乎都没什麽抱負和野心,并不是因為他們像之前那支軍隊一般有自私存在,而是因為他們不太在乎。我心想,在第二支軍隊中所存在的抱負與野心,至少比盛行于此軍中的困惑要好。這裏的將軍似乎更專注于談論自己和互相攻撃,每一個圍繞在旗幟底下的小團體都有這種情形。于是我了解,正因這些内部的鬥争才使得整支軍隊不時東倒西歪,方向紊亂。

  看着這些墊後的無數人群,我覺得縱使他們人數龐大,但實際上并未給整支大軍增添兵力,反而是削弱了。一旦面臨真正的戰役,他們將是負債而非資産。他們所能增添的戰鬥力,根本比不上單單為提供他們糧食與保護所耗費的資源。我想,無論在第一支或第二支軍隊中的一個士兵,都强過第三支大軍中的許多將領。我想不通為什麽第一支大軍竟容許這群人尾隨其後,他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士兵。

西坡拉的智慧

  頃刻間我又變成站立在一座山上,俯瞰整支大軍。我注意到底下的平原十分乾燥而且塵土飛揚,但是,當首批的十二支部隊一走過,大地馬上變得青葱翠緑,有可庇蔭的大樹,樹上還結滿果子,又有清澈的溪水,流貫整個大地。這支軍隊使大地恢復了原貌。我想到當世上的一支軍隊走過一片地時,會造成何等的景况,世上的軍隊無論行進到何處,無不掠奪、蹂躪,直到那地成了焦土,再無可用之處,這支軍隊所做的真是截然不同。

  接着我看到第二支軍隊也經過了同様一塊地方,他們雖然留下了橋梁和建築物,但地的形貌却比他們未經過之前差了一些,草不再那麽翠緑,溪水有點混濁,果子也被摘了很多。

  然後我又看到第三支軍隊經過後所留下的局面:草不是没了就是被踐踏得全看不見,僅餘的幾棵樹都被拔得一乾二净,溪水全遭污染,橋都壞了,再也無法通行,建築物則只剩斷瓦殘垣。可以説這群人把前兩支軍隊所做的一切好事都給破壞光了。看到這一幕,我心中忍不住涌起一股怒意。

  我感覺智慧正站在我身邊,他有好一陣子不發一語,但我感覺他也很生氣。

  祂終于開口了:

  “自私摧毁了一切。我來是要賜人生命,而且是更豐盛的生命。盡管我的軍隊已臻成熟,但是仍然有許多人,他們雖求告我的名并追隨那些跟隨我的人,却還是不認識我,也未行在我的道路中。這些人把跟隨我的人所結出的果子都給破壞了,因為這個緣故,世人不曉得該把我的百姓視為祝福,還是咒詛。”

  智慧説這番話的時候,我感到從祂身上散發出一股熱力,而且越來越强,最後竟痛得使我難以專心聽祂在説什麽。不過,我知道我正在感受祂所感受的,而且這是祂要傳遞給我的信息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那種痛楚混合了對這地的慈心及對這支軍隊的自私的怒氣。兩種感受都很强,强到令我覺得像是要烙印在我裏面似的。

  隨着主的怒意不斷升起,我覺得祂大有可能會摧毁整支大軍。這令我想起當摩西順服主,動身前往埃及時,耶和華遇見他,想要殺他的情景,幸好他的妻子西坡拉及時割下兒子的陽皮,耶和華才放了他。以前我一直不能了解,現在我終于明白,因為割禮講的是除去屬肉體或屬血氣的本性。摩西這件事就像是為祭司以利的罪預埋伏筆,以利因為未能好好管教他的兒子,不但為自己帶來咒詛,也為以色列帶來失敗。

  “主啊,求你興起具有西坡拉智慧的人!”我呼求道。

  那火焼的感覺持續在我心中,使我下定决心要去向這支大軍的將領講述西坡拉的故事,并且告訴他們:在主的軍隊中,每一個人都必須從心裏受割禮,一定要把屬血氣的天性除掉才行。我知道,如果在這件事未辦到之前繼續前進的話,整支大軍就要陷于被主自己毁滅的危險之中,一如祂在摩西返回埃及的路上幾乎要殺了他一様。

  然後,我又變成站在審判寶座前的審判大廳了。主仍以智慧的模様顯現,但是我從未看見祂那麽嚴厲過,祂的話語重重地臨到我:

  “你已經在心中多次見過這支大軍了,我已任命許多將領去帶領這支大軍,我要差你到許多蒙我指派的將領中間,你要對他們説什麽?”

  “主啊,這是一支偉大的軍隊,但我還是很為最後一群人的情况傷心,我不明白為什麽要容許他們假裝像是你大軍中的一支呢?我想要説的是,不要讓他們再往前走了,應該叫第一和第二支軍隊轉回頭,把墊後的這群人驅散吧!他們真的就像一大群暴民一様。”

  “你今天所見的是未來的,我所將要釋出的服事會把這支大軍召聚起來并予以裝備,使他們成為你所看到的様子。但此時我的大軍幾乎都是處于第三群人的狀况,我怎能讓他們被驅散呢?”

  我愣住了,一句話也説不出口。我知道我從未見過有哪群屬主的百姓處于第一支軍隊那麽好的狀况,甚至連第二支軍隊的狀况都够不着。

  “主啊,我知道我感覺到你對這群人的怒意,如果現在你的整支大軍幾乎都是處在那種狀况之下,我只有滿心感謝你没有把我們全部摧毁掉。當我看那第三群人的時候,我覺得他們之所以落入那令人悲嘆的景况,是由于缺乏訓練、裝備與异象,同時也未擁抱那能使心靈受割禮的十字架。我相信我必須帶着關于西坡拉的信息到他們中間去,但是他們也需要教官來訓練他們。”

  智慧接着説:

  “要記得你從山上所見到的那支軍隊,起初他們也一様還未預備好面對争戰,而當戰役開打,凡是没有預備的人都逃走了。不過,許多人後來又穿着全副軍裝回到戰場,真理取代了他們原本的虚謊。這支大軍的頭兩批人也是因争戰而改變的人,戰争使他們覺醒,起來面對真實的情况,然後他們便向我呼求,我就差派合我心意的牧者到他們中間去。

  我的牧者個個像大衛王,不是為自己謀求高位的雇工,而是會為我的百姓舍命的人。他們毫無畏懼地面對與我仇敵的争戰,而對我的敬拜則純净無瑕。我即將把這様的牧者差出去,你必須帶着西坡拉的信息回去,時候快到了,凡想要成為我百姓中的一員却不從心裏受割禮的,我不會再住在他們裏面。你必須警告他們,我的憤怒將臨。

  我差派了好些如撒母耳般膏抹我真牧者的先知,我也要差你去與這些先知同行。這些人之中,有很多是目前被視為弟兄中最小的,但你會發現他們是忠心的牧者,服事着他們小小的一群羊。無論我要他們做什麽工,他們都很忠心地去做。這些都是我忠心的僕人,皆已蒙召成為國王。我要把我的權柄托付給這些人,他們將預備我的百姓面對末日的大戰。”


  這時我心中出現一個疑問,如果現在我們都是在第三群人的景况裏,那麽該拿那些看來根本不像真正將領的人怎麽辦?

  主答道:

  “你想得没錯,他們不是真正的將領。我不曾指派他們,他們是自己指派自己的。不過,其中有些人會被改變,我會使他們成為將軍,還有些人則會成為有用的長官,大半的人都會在一看到打仗的時候就逃之夭夭,再也不會見到他們了。

  要記得一點:在頭兩批人中間的每一位,都曾一度是第三群人中的一個。當你帶着西坡拉的信息,宣告我不會再容忍我百姓中的血氣時,凡真正蒙我呼召,委身順從我旨意的人,必不會逃離我的割禮,反而會站在營中抵擋肉體的情欲,好讓我不用對他們施行審判。我的牧人要為我士兵的狀况負責,凡蒙我呼召的都會負起這項責任。因為他們愛我,愛我的百姓,也愛公義。”

萬軍之元帥

  然後我不再站立在審判寶座前了,而是又回到山上俯瞰大軍。智慧站在我身邊,祂帶着堅定的决心,但不再像之前那様令我感到痛楚與怒氣了。

  智慧開口説道:

  “我容許你看到一點點未來會發生的事,我要差派你到蒙召預備并帶領我軍隊的人中間,這些人都曾在那聖山上打過仗,他們都見過那控告者的軍隊,却仍保忠信。這些人已經看顧了我的百姓,冒着自己生命的危險保護我的百姓。他們是蒙召作我大軍之將領的人,他們將在末日大戰中争戰,面對一切黑暗的權勢而毫無畏懼。

  一如你所見的,這支大軍正在前進,但將來也會有扎營的時候;扎營和前進一様重要。扎營是計劃、訓練、磨練技巧、磨利武器的時候,也是要讓在第一群中的人去到第二群人中間,讓第二群的將領走到第三群人中間的時候,他們要去尋找凡能被召、提升一級的人。趁着你還能這麽做的時候,趕緊去做吧!因為時候近了,啓示録十一1-2所説的就要應驗了,凡想要按我的名被召,却不遵行我道路的人,都會被踐踏。在末日大戰開打以前,我的大軍要成為聖潔,甚至是像我一様聖潔。我要把心靈未受割禮的人和未高舉我的義的將領都挪去。當末日大戰開打以後,就不會有你在此所見到的第三群人了。

  一直到現在,在我扎營期間,有一大半的時間都被浪費掉了。我帶領我的百姓前進時必有一個清楚的目標,我命令我的大軍扎營時也一様有其目的。軍隊前進的力量多寡取决于扎營的品質。當為了某個目的而停駐扎營時,你們便須學習如何扎營、如何前進、如何打仗。除非每一項都好好地做到,否則没有一項做得好。

  無論得時不得時,我的大軍都必須准備好這些事,也許你們以為該是前進的時候,但我會指示你們扎營,因為我所見的,你們看不到,就連在此异象之地也無法得見。只要跟隨我,就必能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盡管在你們看來并不太對。要記得,我是萬軍之元帥。

  一支大軍的决心乃取决于對其使命的神聖不可侵犯,還有他們為完成使命所做的准備足不足够,以及其將領的領導能力。這支大軍將帶着人類前所未有的神聖使命前進。然而,我百姓之中為使命而接受良好裝備的却太少,正帶領我百姓的人都隨從自己的欲望。如今我要興起會訓練并裝備我百姓的將領,這些人必跟隨我,因為我是萬軍之元帥。

  許多軍隊都打過勝仗也打過敗仗,我的大軍已經前進了許多世紀,同様也經歷過勝仗和敗仗。
我的軍隊之所以輸掉許多場戰役,都是因為他們在我没有下令的時候去攻撃仇敵,還有一些敗仗是因為采用了未經訓練的人去攻撃仇敵。這些將領有一大半都做過這些事,因為他們尋求的是自己的榮耀,正如保羅説到他那時代的一些人:‘彆人都求自己的事。’(腓二21)

  有些將領則存心求我的事,并且為我名的緣故誠心想要勝過罪惡,但他們没有好好訓練他們的人;他們没有以我為智慧并與我同行。如今這情况也要改變,我將是萬軍之元帥。不要因目前我百姓外表的狀况而灰心喪志,乃要記得他們將來會成為何等的様子。如今我要興起那只在我下令時才前進的將領,當我的軍隊服從我的命令,就每戰必勝。當扎營的時候,他們會認識我的同在,也會在我的道路上越來越堅强。

  將來會有一個時候,你會見到我的大軍,和現在所見的一模一様。到那時,你也會感受到我炙熱的怒氣。要知道,我將不再和那些留在第三種狀况裏的人同住,然後我要止住整支大軍的前進步伐,直到這群人接受良好的訓練成為士兵,或者四散離去。我要訓練第二群的人,使他們丢弃罪中的野心,為我與我的真理而活。然後我的大軍才要開拔前進,不是去摧毁,乃是去賜生命。我要在他們中間,把我的敵人放在這支大軍的脚下,我將以萬軍元帥之姿降臨!”

第十一章 城市

我正在建造的那座永恒的城,是蓋在人心裏的真理之上


  此後我又站在另一座山上俯瞰城市,此城市之榮耀不但是我前所未見,也超乎我想像。每棟建築物和每個家都是那麽獨特而美麗,同時又相互輝映,與周圍的田野、山脉、河川,形成一片令人屏息的美景。幾乎可以説,這座城市不是用人工蓋成的,而是像植物一様渾然天成。看着、望着,我覺得建造這片美景的種族,一定是不曾墮落而且一直行在如起初亞當與夏娃的純全與公義之中的。

  尤其出衆的一項特色是,每棟建築物或住宅都有大量的玻璃窗,而且是非常乾净、透明的玻璃,其窗户與門的裝設令我有一種感覺,就是不但家家户户都歡迎着我,而且是正在向我發出邀請。同時,好像無一物是隱藏的,毫無遭竊之虞。

  然後我看到城市裏的人,看來似乎很面熟,但同時我知道其實我從未見過這様的人。在我的想像中,亞當未墮落以前,應該就是像他們這様吧!每一個人的眼中閃爍出似乎一切都了然于胸的光芒,那種知性的深度遠遠超過我所見過最聰明的人。我知道這是秩序與平安下所獲致的,他們一點困惑、懷疑都没有,或者可以説是一點懷疑中的困惑都没有。這裏也没有抱負與野心,因為人人都對自己是誰、在做什麽,非常有自信,每顆心都是自由的,也是完全敞開的,而且似乎想不到什麽是貧窮、什麽叫疾病。

  望着這座城市裏的街道,我看到城中心有許多條主要的公路,都通往同一個方向,還有許多條較小的道路連接這些公路。當我看着最大的那條公路時,關于聖潔真理的知識,便進入我裏面;我看着另一條公路,便知道關于醫治的真理;我又去看另一條公路,便開始了解關于審判的事。望着每一條街道,我就了解一項不同的真理。于是我明白,原來每一條公路就是通往該真理的途徑,行走其上或住在其中的人,似乎正反應出那條公路所代表的真理。

  我把注意力轉到那些連接到公路的街道上,每看一條街道,我就感覺有一種聖靈的果子進到我裏面,如仁愛、喜樂、和平、忍耐等。這些比較像是一種感覺,而非像我注視着公路時有一種了解臨到。

  我注意到雖然每一條公路都有街道連結,但有些公路却僅有一、兩條街道連接而已,例如,要上聖潔公路僅能由仁愛街走上去,要行在審判公路上則僅能由仁愛街或喜樂街上去。然而,每一條街都跟恩典公路連接。無論要上哪一條真理公路,都必須從一條依着聖靈果子命名的街道走上去才行。

  很多人在公路和街上走着,也有些人坐在路旁,有些人則在街上或公路上的某棟房子裏,還有些人正在街上或公路上蓋房子。住在房子裏的人不斷地供應食物和飲料給那些走着或坐着的人。這時我才留意到城裏頭没有餐廳、旅館、也無醫院,但我很快就了解其中原因,因為每個家都是招待和醫治的中心,所以就不需要有那些了。

  幾乎每個家都向旅者敞開大門,而未開門的家則都是另有特殊用途,如研究或長期的醫治。我雖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麽這裏還有人會需要醫治?但我隨後就看到了原因。盡管如此,我想像不出還有哪個地方更棒、更適合做招待、協助或醫治的偉大服事了。連那些蓋在審判公路上的房子,都似乎是出入最頻繁的地方。由于這個緣故,使得審判大道竟變得非常吸引人。很明顯地,每一條街都不僅是安全的,也是叫人渴慕的,比我所見過的任何道路,甚至是主題公園裏的路,都還更令人想要走上去。這座城市的榮耀,遠超過哲學家所能想像得出的任何烏托邦。

  我的注意力又回到審判公路上,以往它似乎一直是最少人走的公路,不過如今已變得很有吸引力了,然後我看到個中原因,原來是其他街道和公路全都流到這條公路上。然而,盡管審判公路已成為各種活動的中心,大家仍然遲疑不决,不大願意進入。

  我朝這條公路的盡頭望去,可以看到它像緩升坡,終點是座高山,那山籠罩在微妙却深遠的榮光之中。我知道如果大家都能看到路的盡頭是什麽的話,就會有更多人走上去了。這時我發現,我之所以被這條公路吸引,是因為它給我的感覺就像那審判大廳一様,我知道這條路能引領我們認識主就是那公義的審判者。

平安的連結

  我心想,此城市是否即天堂或新耶路撒冷?然後我仔細觀察,發現這些人的身量雖遠勝過我在地上所見的任何人,不過他們的榮耀與身量却仍不及在審判大廳中的人,連最低的階級也比不上。我正為此事深感稀奇時,便發現智慧再次站立在我身邊。

  祂開口説:

  “這些人就是你剛才看到在我軍隊中的人,這座城市和那支大軍都是一様的,我未來的領袖已見到我大軍的异象,也看見我城市的异象。兩者都是我正在建造的,我也在預備領袖,我會使用他們來完成我在好幾個世代以前便已開始的工作。我的將領都會成為我城市的起造人,而我的起造人也會成為將領,兩者是一様的。

  有一天不會再需要軍隊了,但這座城市會存到永遠。你必須為眼前的戰役預備大軍,但也要為未來,盡你所能的去建造。

  全地要面對一個未來,在我的審判來臨之後,就會有那榮耀的未來。我即將要讓我的百姓看到那個未來,好叫他們能牢記在心。如同所羅門寫的:
‘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傳三14) 隨着我的百姓越來越像我,他們所建造的便能存到永久,他們一切所做的都會憑着目前的平安及將來的异象而做。我正在建造的那座永存的城,是蓋在人心裏的真理之上。我的真理會存到永久,凡行在真理中的會結出長存的果子。

  我正以智慧的身分臨到我地上的百姓中間,以建造我的城市,真理的知識要充滿在我的城中,但建造城市的是智慧。那將臨到我起造人身上的智慧,將引起世人的贊嘆,甚至當年所羅門所蓋的城市都不曾引發那麽多的贊嘆。自從人類首度嘗了分彆善惡樹上的果子之後,就一直在膜拜自己的智慧。我即將透過我的城市彰顯我的智慧,使世人的智慧相形見絀。那時,凡膜拜他自己智慧的人,都將抱愧蒙羞。所羅門所做的一切,都在預表我所將要建造的。

  你已見過我正在建造的城市,那只是非常表面化的一瞥而已,我會不時地把更多景象顯給你看,但現在你必須看到一件事。這座城市最引起你注意的是那一點?”


  “最吸引我注意的一點就是和諧,城裏的一切都配合得天衣無縫,而整座城又和周圍的環境搭配得完美無缺。”我回答。

  “那完美無瑕的平安連結就是愛。”主接着説:

  “在我的城裏必有合一。我所創造的一切是充滿和諧的,萬物都在我裏面合而為一。我在地上所行的一切都是為恢復那和諧,就是起初在我的父和祂的受造萬物之間,以至一切活物之中的和諧。當人類活在與我的和諧之中,全地便與祂和諧了,就不會再有地震、水灾或暴風雨了。我來是要帶給全地平安。”

主的起造人

  智慧説話的同時,我的眼睛也被打開了,我看到一處美麗絶倫的山榖。它坐落在群山之間,而其本身更是翠緑無比,我從未見過這麽緑的!磐石就像銀制的山寨;樹蔭完美而濃密。榖中央有一道河,是由源自周圍山脉的溪流匯聚而成的。波光粼粼的河水好藍,我從未見過如此柔和的藍色,正好與天空相映成趣。每一片草也都完美無瑕,山榖中有各個種類的動物,每一只都養得又肥又壯,毫無殘疾。這些動物和山榖,還有動物彼此之間都搭配得完美極了,在地上我從未見過如此令人向往的地方。

  我懷疑是否這就是伊甸園,但後來我又看到一些穿着全副軍裝的士兵,在山榖中巡察。還有一些士兵順着每一條溪流走到河邊,然後又沿着河走到第一批士兵正在巡察的地方。剛開始,我認為士兵在這地方根本不和諧,可是,出于某種原因,很快我就釋懷了,因為我知道他們就是應該在那兒的。

  我盯着士兵看,他們雖然粗壙且身經百戰,却是仁慈而平易近人的。他們雖然勇猛而堅毅,却似乎處于完全的平安之中。他們雖然又嚴肅又冷静,却是充滿了喜樂,像是隨時可以大笑似的。我心想,盡管戰争都是很可怕的,但如果我不得不去打仗的話,我一定寜可跟這群士兵并肩作戰,絶不他就。

  我還留意到他們的軍裝好像是量身打造的,完完全全的合身,以致他們的舉手投足都帶着一種優雅,彷佛身上穿的根本不是軍裝。可以看得出他們的軍裝既輕巧又堅固,無比耐用。軍裝的顔色好像也是完美地混合了河水、山脉和藍天的顔色,我很快便領悟這顔色是一種反映,其純净亦是我前所未見的。軍裝本身是用“另外一個世界”的銀制造的,比地上任何銀都還要質深而純。我正納悶着這些士兵是誰,主就開始説話了。

  祂説:

  “在我父家中有許多住處,這些都是我的起造人,我的每一個家都會是一座山寨,我要從其中差出我的軍隊,有些要以騎士的身分出去為窮人和受欺壓者而戰,有些則要一小隊一小隊地前去襲撃仇敵的營壘,把被擄的奪回來。有些會派出大隊人馬去征服城市,使我的真理與公義在城中掌權,還有些人要加入來自其他山寨的軍隊,用我的真理、我的愛和我的大能,使列國得釋放。

  這些山寨不只是為了保護我的百姓,更是為了動員、訓練,以及把我的軍隊差到全地上。最黑暗的時刻很快就要來了,但我的百姓不會把自己藏起來,他們會出去以善制惡,他們要借由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以至于死,以及愛彆人的生命勝過自己,征服一切。這些都是大無畏的人,在我再來以前,我要差他們出去。

  甚至連他們即將來到的預言,都使我的仇敵聞風喪膽,他們没有懼怕,他們有愛。愛比懼怕更强,他們的愛要破除那從起初便一直轄制着人類的懼怕權勢。因為他們已選擇了天天死,對死亡的懼怕就轄制不了他們,這會給他們帶來能力,使他們勝過一切以懼怕為權勢的仇敵。我曾死過,但如今我永遠活着,而凡認識我的人就不會懼怕死亡。因此,凡認識我的,無論我去哪裏都必跟隨到底。

  我的每一個住處都會在像這様的山榖中,充滿了墮落以前在地上的生命,因為在這裏,我救贖的大能已經把真實的生命再度帶出來了,只有在我的溪流匯聚成一道河的地方,才找得到我的住處。我的起造人雖然來自不同的溪流,但他們要一起工作,如同一人。正如偉大的房屋需要不同手兿的工匠,我的家也是如此,惟有當大家合力建造時,才能蓋出我的家。

  正如你所見的,我的起造人是有智慧的,他們會在蓋房子以前先作好測量和調查。我每一個家的坐落之處,都要和大地搭配得完美無缺,但不是根據人為的衡量,而是根據我的衡量。我的起造人所發展出的第一項技能,便是測量勘查,他們必須認識這地,因為它是我為我的百姓所設計的。當你用我的智慧去建造,你所蓋的就能與這地搭配得完美無缺了。”


  接着我便站在山榖中的一條溪水旁了,我開始沿着溪流一直走到一座山上。當我接近山頂時,就開始聽到一些又大又可怕的聲音,我望向山榖的那一頭,便看到許多戰争和地震正撕扯着大地,還有暴風雨和大火,好像快要把山榖團團圍住。我彷佛正站在天堂與地獄的界綫上,直望到地心裏去似的。我知道地獄的全部也無力染指這山榖,可是,眼前的景象太可怕了,我轉身便奔回山榖裏去,然後我感到智慧正站在我身邊。

  “這是你必須住的地方,就是在瀕死與存活之間。不要怕,只要信。你曾經軟弱,但如今我與你同在,所以要剛强壯膽,絶不容懼怕轄制你——千萬不要出于懼怕而行事。凡你所做的都要出于愛,如此你就必得勝。愛是勇氣的根源,至終愛必得勝有餘。用這些話去鼓勵我的起造人吧!”

第十二章 生命的話語

我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我的話賜下生命。


  然後我又回到了審判大廳,依然站在那扇門前,方才在山榖邊緣所見的异象,還有些令我魂不守舍,但祂的話仍然在我心中回響着:“愛、愛。”我再三重復:“我絶不能忘記愛的大能,在愛裏有完全的平安,在愛裏有勇氣,在愛裏有能力。”

  盯着那扇門,我知道它通往祂的教會。我知道智慧所説的山寨就是指教會與各種屬靈的運動。我開始想到其中一些,我知道他們已經在為我所見的作預備。我開始想到一些屬靈的勘察員,以前我就認識他們,只是不曾以如此的角度去看。然後我又看到他們大多數人彷佛早已因戰争而顯露疲態,他們所做的只是為存活下去而已,甚至在絶望中還互相攻撃。

  我想到在聖山上打過的那場仗,仇敵利用基督徒去攻打其他試圖爬上山的基督徒。盡管最後我們還是贏得了那場戰役,而且絶大多數的基督徒都從那弟兄的控告者的權勢底下,被釋放出來了,但是打仗所帶來的傷害已經造成,得花上很長的時間才能痊愈。許多人過去處在那控告者的影響底下已經太久了,所以他們的天性裏還是存在着控告,可能尚需一段時候,他們的心思意念才會被更新。我知道教會距離合一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我們要從哪裏着手呢?我心想,如果我走進了那扇門,能够做什麽呢?

  智慧回答:

  “你根本不必着手開始,它已經結束了。我已在十字架上成就我百姓的合一了。盡管自從十字架之後,得勝的似乎是仇敵,但其實我的所作所為都是在我們的計劃之中。當你傳講十字架,并靠十架大能而活,就是行在我的旨意中了。凡服事我而非服事自己野心的人,很快就會把彼此辨認出來,且要聯合在一起。凡真實敬畏神的,就不必懼怕地上任何事。凡敬畏我的,就不會彼此心存懼怕,反而要彼此相愛,在我的桌前一同坐席。

  我已呼召你得以看見,你要看見我的國將如何臨到。魔鬼將要被摔到地上,它要帶着極大的憤怒來到地上。但是,不要懼怕它的憤怒,因為我也即將向一切不法與邪惡,顯出我的憤怒。那惡者及所有跟隨惡者的人,很快便要認識我的這憤怒了。你必須看這些事,但是你不要懼怕,因為我住在我的百姓中間,我比一切更大,只要你看着我就不會懼怕,如果你懼怕,那是因為你没有看着我。

  當存在人類之中的惡與那惡者完全結合時,困苦的大日子就要臨到全地之上了。那時所有人類和整個受造萬物,都會了解悖逆的無用與悲哀了。于此同時,我的百姓也會與我完全合一,我的大光要抵擋那大黑暗,凡行在不法之中的都要落入大黑暗中;凡行在順從中的要如天上衆星般發出光芒。

  謙卑與順服必通到我面前。當你來到我面前,就會看到我榮耀的彰顯,諸天和全地都將看到那光與那黑暗之間的不同。你已蒙我呼召活在那黑暗與那大光之間,好叫你可以呼召活在黑暗中的人來就光。直到現在,我仍不希望看到一人沉淪滅亡。”


  環繞在我周圍的是如此的榮耀大光,使人很難去想到我剛才目睹的黑暗和那些可怕的事。我想到祂的大光是何等榮耀,人間最壯觀、最耀眼的景象根本無法相比。

  “我們是多麽可憐、多麽微不足道啊!”我脱口而出:“無論是誰,只要能一瞥你的審判寶座,都會立刻悔改的。主啊,你為何不把你自己顯給世人看,好讓世人毋需忍受這惡?如果他們能看到你是怎様的一位神,就一定不會有人選擇作惡了。”

  “我會顯明我自己的,當惡走到盡頭,我就要把自己顯給世人看了。由于那惡者是透過墮落的人顯明的,所以我會透過被恢復的人來彰顯我自己,那時世人就會看見我了 ——不只是看見我在天上所擁有的榮耀,更看見我的榮耀如何抵擋那黑暗。我的榮耀不只是你在此所見的而已;我的本性就是榮耀。我要把我的本性顯明在我的百姓當中,然後我就會以我在此所擁有的榮耀再臨,在那之前,我要繼續尋找凡出于愛我又愛真理而跟隨我的人;單單出于愛這榮耀與大能而跟隨我的,不是我要找的人。

  當整個世界都不順從時,仍選擇順從我的人,都是配得與我同作後嗣的。他們將配得與我一同作王掌權,配得看見我的榮耀、分享我的榮耀。他們活着不是為自己,乃是為我、在這些偉大的弟兄姊妹中,有一些即將被顯明出來,他們要在極大的黑暗中持守真理,在大試煉中仍堅定不移。我已經帶你來到這裏,我要差你回去鼓勵他們持守立場,不要氣餒,因為他們得救的時候近了。

  我也要差你回去警告這些大有能力的人,撒但看過我父的榮耀,也見過無數服事他的,却仍墮落了。它墮落是因為開始去倚靠那榮耀與大能,但那都是天父分享給它的,天父才是它應該要去信靠的。在這些時候裏,我要把榮耀與大能分享出去,凡得蒙托付的,必不得倚賴那榮耀與大能,而是必須倚靠我。真信心絶對不是相信你自己,也不是相信我所賜給你的智慧與大能。信靠我才是真信心

  當你在我裏面的真信心增長時,你就會越加倚賴我,越少相信你自己。凡開始相信自己的人,都無法承載我的大能或我的榮耀;他們會墮落,正如那惡者從天墜落一様。我的能力是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但你絶不可忘記在你自己的裏面是軟弱的,倚靠自己則是愚昧的。

  凡配得在未來的日子裏與我一同作王掌權的,都要證明他們自己是配得的,因為他們雖活在黑暗與人肉體的軟弱中,却仍服事我、信靠我。凡借此證明自己的,連天使中至大的也要向他們屈膝。在黑暗的時候裏,他們只看見一點點榮耀,却仍對我和我的真理堅信不移,連天使都為這些受苦的男女贊嘆不已。這些人都配得被稱為我的弟兄,以及我父的兒女。在地上,真理常常看起來又軟弱又容易被打倒,但凡從這裏看的人都知道,真理必得勝有餘。

  我之所以一再延遲不起身將我的審判帶到地上,就是為了使我的弟兄能因着不計任何代價都持守真理,來證明他們對我的愛。我的真理和我的良善必得勝,直到永永遠遠,凡出于愛真理而來就近我的,也必如此。他們必如星辰發出光芒,那些星辰正是為了他們而造的。”

  智慧連續説的這番話,有如活水澆灌在我身上,洗净了我。有一陣子我一直覺得自己很羞愧,因為就連身處祂榮耀同在之中的這裏,我還是跟在地上的時候一様,笨頭笨腦的,而且很容易分心。但如今祂借着對我説的這番話洗净了我,以致有一種審判臨到我的心思意念之中,用狂喜亢奮尚不足以形容我的精神狀態。我越是被洗净,祂的話語就越是迸發出潔净的光輝,我不單是看到祂的榮耀,也“感覺”到祂的榮耀就在我裏面。在祂的同在中,我不只是聽見祂的真理,更是把真理 “吸收”進來。

祂所愛的新婦

  這種被祂話語潔净的美妙感受,實非筆墨能形容,却是頗為熟悉的。我知道當我聆聽一個曾進到主同在的人,那滿有恩膏的講道時,也有過相同的感受。不是酩酊大醉,而正好相反。不但不會使感覺遲鈍,反而是更敏鋭起來。在祂的同在中,我覺得在過去這些年間所累積無數零零碎碎的資料,都結合在一起,使祂所説的每一件事都有了深刻的含意。借此,每一個觀念都變成我頭腦裏的一根大支柱,然後又變成一股熱情,使我深深愛着每一項真理。

  祂説話的時候,有一種能量釋放出來,使我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去看每一項真理,祂的話語不只是給我訊息,更是把“生命”放進我裏面。這種心靈的眼睛被大大照明的經歷好熟悉,很像先前站在審判寶座前,我决心不再隱藏任何事一様。我越是敞開心,讓祂的話語把我裏面一切黑暗都暴露出來,使我得改變,祂的話語在我裏面的能力似乎就越大。

  主説話不只是給人訊息而已,更是帶着重整我思想與心靈的意味,好叫這些真理可以作為我了解的根基,并因了解而能釋放出對真理的愛。例如,我認為我對教會有一個相當正確的了解,就是教會是基督的新婦。當祂説到祂要差一些人出去服事,以預備祂的新婦時,在我心裏便看到了我所認識的每一間教會,不只是一群群的人,而是立刻變成“祂所心愛的”。我感到裏面有一股火様的熱情,想要幫助他們為祂預備自己。當我看到令人厭惡的罪及這世界的淫亂是如何對待祂的百姓時,我的雙膝就幾乎撑不住,我知道我所感受到的正是祂的感覺。

  祂讓那使人得潔净的真理澆灌我全身,那種清清潔潔的感受美妙無比,就好像我這一生一直都住在污水溝裏,如今終于得以好好洗個熱水澡一様。那潔净人的真理緊緊地抓住我,我好想把這大能帶回去,跟祂的百姓分享。

  智慧接着説:

  “我即將把滿有恩膏的真理釋放出來,好叫它的大能使我的百姓得潔净。我要把我新婦的一切污穢完全洗净,我已差出了我的使者,他們要如火焰般,為我的聖潔和我百姓的聖潔大發熱心。”

  在祂説話的同時,我感到聖潔之信息何等深刻又其有大能!于是我知道真理的大能必做成這一切。有一异象在我心中燃起,那是祂全然配得的榮耀新婦。我滿懷熱忱想把這异象跟祂的百姓分享,好讓他們把焦點完全放在為祂做好預備上。這就是我此生的目的,除此以外,我再也想不到還有什麽可做的。

  祂開始講到真理與公義的山寨,在祂説話的同時,我看到我所熟悉的教會,也看到他們如何仍在挣扎之中。我對他們開始有了前所未有的負擔,盼望他們能滿有祂真理的大能。我知道他們很軟弱,因為他們没有走在真理之中,我為他們而憂傷,甚至悲痛到無法承受的地步。

  “為什麽他們没有行在真理中呢?”我脱口而出。

  智慧解釋道:

  “你所感受的重擔和尼希米是一様的,當年他聽到耶路撒冷城荒凉,城墻被拆毁、城門被火焚焼,他心中的負擔就跟你現在所感受的一様。我正把一股欲見到我新婦得潔净的火熱,放在我衆使者的心中。我也把像尼希米那欲見到救恩的墻重建的負擔,放在他們裏面。這様,我的百姓就不會再處于荒凉之中了。

  你已見到我的百姓,就是我的軍隊、城市和新婦。如今你不只是見到,更是感覺得到。惟有當我的真理從人心裏出來時,才具有改變人的大能。必須打從内心深處——就是從心中涌出的,才是活水。正如你感受到我的真理洗净了你,我也要使我的使者成為發出真理的火焰,不只是使人了解,更帶着改變人心的大能。我所發出去的真理不僅會使我的百姓知罪,更會使他們除罪後得潔净。”

  就在祂説話的時候,我裏面涌起一股火熱,想要着手做些事。我裏頭開始得到一些從神而來的策略,我知道這些策略可以幫助祂的百姓。我等不及要開始進行了,現在我相信,連最枯乾的骨頭都可以成為無可匹敵的大軍!在智慧的同在中,似乎無一事不可能。我毫無困難地相信,祂的教會將成為毫無玷污、皺紋的新婦;祂的教會也將成為一座偉大的城市,矗立如真理的山寨,讓全世界都看見。盡管祂的教會現在看起來是軟弱失敗的,但我也毫無疑問地相信,教會即將成為一支真理的大軍,黑暗的勢力必都站立不住。我從未像現在這様感受祂真理的大能,我知道祂的能力大過黑暗甚多。

生命的話語

  在祂的同在中,我感到彷佛我能把我所領受,關于祂新婦的异象傳講出去,無論是誰聽到都一定會被改變的。我似乎能以大能向敗得最慘的小教會傳講,他們就會馬上變成真理的堅固山寨。但我也知道在地上,我的話語并無那種能力。

  智慧打斷我的思緒:

  “當你住在我裏面,你的話語就會有這大能了。我并未呼召你傳講關于我的事;我是呼召你成為我的傳聲筒。當你住在我裏面,我的話語也在你裏面,你就能結出永存的果子。受造萬物是借着我的話語被帶出來的;同様,借由我的話語,會有新造的人從你裏面和我的百姓中間出來。我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我的話賜下生命。你受召不只是為教導人關于我的事,更要讓我透過你去教導彆人。隨着你住在我的同在之中,你的話語就會是我的話語,而且必帶着能力。”

  我想到瑪格麗特.布朗寜(Margaret Browning)曾説過的話:“每一株荆棘灌木都燃焼着神的火焰,但惟有看到火的人才把鞋子脱下,其他看不到的人只會摘取莓子。”

  “主啊,我要在凡事上都看見神。”我説。

  祂答道:

  “我會讓我的使者可以在一切事上都看到我的旨意。我要讓我的使者成為火焰,正如我在燃焼的荆棘中所顯現的火焰。我的火要在他們身上,但他們都不會被火焼毁,那時人類就會因這奇觀而驚异,并回轉過來看,我要從我的使者中間説話,呼叫我的百姓去實現他們一生的目的,興起成為傳報信息的人,因我已呼召了他們。”

  這時,我感到那門吸引我進前去,我跨步上前,在門邊我看到上頭有字,我從没看過這様的字,字字純金,而且似乎是有生命的。我開始讀:

  “因為萬有都是靠祂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祂是元始,是從死裏首先復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為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祂裏面居住。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你們從前與神隔絶,因着惡行,心裏與祂為敵,但如今祂借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們與自己和好,都成了聖潔,没有瑕疵,無可責備,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只要你們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穩固,堅定不移,不至被引動失去福音的盼望,這福音就是你們所聽過的,也是傳與普天下萬人聽的,我保羅也作了這福音的執事。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并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欠缺。我照神為你們所賜我的職分作了教會的執事,要把神的道理傳得全備。這道理就是歷世歷代所隱藏的奥秘,但如今向祂的聖徒顯明了。神願意叫他們知道,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就是基督在你們心裏成了有榮耀的盼望。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
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我也為此勞苦,照着祂在我裏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
(西一16-29)

  在我讀來,這些話語像是注滿了生命似的,從神而來的一個字就比全地的財寶還有價值得多!我心想,我有祂的話語,怎麽還會讓自己被世上的俗務牽着走呢?我開始想到,就算只為聆聽一篇滿有恩膏的講道,而横越大半個地球,也是非常值得的,但有時我甚至懶得開車到鎮的另一頭去。我對祂的話語竟是如此不在乎!站立在那門前的我,為之愕然不已:

  “主啊,我真是對不起神!”我脱口而出。

  話一出口,門便開了。門開的時候,我思想着,從遠處看這門怎麽會覺得它又單調又乏味,但站在它跟前的時候,又覺得它是我所見過最吸引人、也最美麗的一扇門。大家對教會的看法正是如此吧!我心想,我自己也時常如此給教會下定論。雖然我愛神已有好一段時間了,却未曾照我應有的様式去愛祂的百姓。

  “這種悔改會為你開啓大門,使你進入我呼召你去完成的使命。離了我的百姓,你便無法達成你一生的目的。我已呼召我的百姓合而為一,現在是實現的時候了。離了他們,你便不能活出你在异象裏所見到的。現在你要去,從看見那道且認識那真理,到作我生命的器皿。離了我的百姓,你就做不到了。父已把祂對我的愛賜給你了,好叫祂的愛可以在你裏面,一如我所祈求的。如今我要把我對我百姓的愛賜給你,我的使者必須以我的眼光看他們,以我的愛愛他們。因你真心愛我的道,所以那門為你開啓,使你朝向為我百姓的生命目標邁進。”

  祂的話語不單觸摸我的頭腦,更觸摸到我的心,兩者我都感受到了,單是借着聆聽,祂所提到對祂百姓的愛便進入我心,我從未感到這麽强烈的愛,但這感覺也頗為熟悉,以前當我聽到滿有恩膏的講道時,也曾經有過一點類似的感受。我想到以前我是多麽愚昧,時常對人説在天堂就不再有講道了,但現在我覺得,如果没有講道的話,就不叫天堂了。我甚至開始切望聆聽祂的講道。

  “没錯,在天上也會有講道與教導。我的故事會被傳頌到永永遠遠,這就是它叫作永恒的福音的原因。我就是那道,我就是真理,真理的話語會永永遠遠充滿在我所創造的宇宙萬物之中。宇宙萬物要在我真理的話語中歡欣,正如你現在一様。連天使都很喜歡聽你們的見證,他們會聽到很多見證,蒙我救贖的人永遠都會喜歡訴説、也喜歡聆聽我救贖的故事。但現在,你必須向那住在黑暗中的人傳講,你見證的話語會使許多人得自由。凡愛我的,也愛我的道,而且喜歡讀也喜歡聽。你已經領受了那可使人得自由的真理,我的道已經在你心中了,帶着我的道去吧,往前去你就會看到我話語的大能。”

第十三章 嗎 哪

嗎哪就是每一個屬神的百姓天天領受的生命之糧


  我踏進門内,一進去便很驚訝地發現,之前我所見的榮光完全不見了,這裏頭黑黑的,好像是帶着黴味的老舊地下室,這真是令人措手不及。但我依然感受得到主對我説話時的大能,祂話語的大能使我平静了下來。

  “你所感受到的就是聖靈的恩膏。”黑暗裏傳來一個聲音如此説。

  “你是誰?”我問。

  “你非問不可嗎?”聽起來滿像是智慧的,却是另一個熟悉的聲音。不過,我知道一定是他没錯。等我的眼睛逐漸適應黑暗後,居然看到我的老朋友,那只鷹!(參《末日决戰》第50頁)

  “因為祂住在你裏面,所以你可以住在你剛才所經歷的一切裏面,和你在祂同在之中的那時一様。我知道你對于祂的同在已經上癮了,雖然那是對的,但在這裏,你必須學習辨認出祂同在的各種形式。首先你必須在你自己心中認出祂的聲音,然後要學習辨認祂何時透過彆人對你説話。

  這點以前你就知道了,也曾偶爾經歷過,但是現在不同了,你必須認識祂。祂永不曾遠離你,而且一直都可以很容易尋見祂,祂必引導你進入真理。惟有靠着聖靈,你才能看見任何人事物的真實面貌。在我們即將面臨的時候裏,如果不緊緊跟隨祂,就必滅亡。”

  “我知道這番話是真實的,因為我聽見智慧透過你説話,你在這裏是要為我指路嗎?我幾乎看不到。”

  “我會不時來到你身邊,告訴你有哪些路標,讓你知道你還走在正確的路上,但聖靈必引導你。我也會在不同的地方幫助你了解祂如何引導你,但首先我必須告訴你有關嗎哪的事,好讓你能存活。”

  “嗎哪!你是説像以色列人在曠野時所吃的嗎哪?我們在這裏也吃嗎?”

  “從起初以來,凡與神同行的人都是靠嗎哪而活的。以色列人在曠野所吃的嗎哪是一項預表:主會天天賜下新鮮的嗎哪,正如以色列人在曠野時,祂天天為他們降下嗎哪,遍滿地面,祂也一様天天為祂的百姓賜下真理,遍滿全地。在每一個轉彎處,你都會看見的。就算在黑暗迷霧中,祂的道仍要圍繞你,你可以去拾取。被扔在最深的監牢中的人,每天醒來都可以發現嗎哪。住在偉大皇宫裏的人,也可以天天發現嗎哪。但是,祂的嗎哪像朝露一様的輕柔易逝。你的心必須很輕柔,才能發現它。”

活的書信

  鷹接着説:“主每一天都對祂每一個百姓説話,他們不能單靠食物而活,而是必須靠祂口裏所出的話而活,不是祂過去説過的話,是祂每一天對他們説的話。

  許多人軟弱是因為不知道如何天天收集主所賜的嗎哪,他們迷了路,是因為不認識他的聲音。祂的羊認得祂的聲音,因為他們認得出來,所以跟隨祂。嗎哪就是每一位屬神的百姓天天領受的生命之糧,你必須學習認出它來,并幫助祂的百姓認出嗎哪。當他們像你現在一様嘗到嗎哪的滋味,以後他們就會天天殷勤地尋求它了。不要擔心没有囤積糧食和水,只要學習去看并拾取祂每天賜下的嗎哪。當一切都止息,嗎哪仍必保守你。

  雖然聖經是主所賜給我們的肉,但我們仍要在祂活的書信——祂的百姓中,去尋找嗎哪。每一天祂都要透過祂的百姓對你説話,如果你要拾取從天降下的嗎哪,就必須敞開心,到祂的百姓中去尋找。正如祂向耶路撒冷所説過的話,祂也在對我們説:‘你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説: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太廿三39) 這句話不單是説到祂行在地上的日子,也講到祂如今正透過祂的百姓行在地上。隨着我們愛嗎哪的心日益增長,我們彼此相愛的心也會增長。如果你在愛中增長,就不會覺得祂擺在你口中的嗎哪陳腐走味,而是每早晨都是新的。

  祂的嗎哪可能會透過一位知心好友臨到你,或者當你深思某位已故多年的聖徒的著作時,祂的嗎哪也會臨到你。祂也會透過不認識祂的人對你説話,但你會知道是祂差他們來找你的。當你到外面去,想要聽見祂的話,或欲聽見那道,就是祂自己時,你會懂得辨彆什麽是祂的嗎哪。能够指引你走在正路上的,不是單單聽見他的話語,更要聽到祂的聲音。雖然有許多人重復祂説過的話,但祂正在説的話,才是他的嗎哪。

  我們需要聖經這强韌的肉,使我們能把自己建造起來,也使我們有器皿可以承載所收集到的嗎哪。要在祂筆諸文字的道上——也就是肉上——日益强壯,但也要越來越會品嘗祂的嗎哪。祂筆諸文字的道是肉,可建造我們,使我們預備好面對將來的事;但是,能支持我們渡過眼前之事的,却是嗎哪。

  在審判大廳中的聖徒對你説的話,都是從祂而來的嗎哪。祂的百姓也是祂給世人的嗎哪,嗎哪就是生命的糧——是祂活的話語,祂不單天天對祂的百姓説,也透過他們對世人訴説。聖經的話語都已立定,不能改變;那些話語是我們靈魂的錨。然而,生命册仍在寫作之中,祂用每一個來到祂面前的靈魂,在生命册上寫下新的篇章。”

得勝或失敗

  鷹繼讀説着:“聖經是祂正在人中間建造居所的藍圖,見證祂如何透過世上男女來完成救贖。祂的百姓是裝載祂活的道的器皿,向世人見證祂的話語不只是歷史,更是至今仍充滿生命,且仍賜人生命的。如果你要認識祂的話語,就必須認識聖經又認識祂的嗎哪。聖經都是祂永恒不變的計劃,我們必須認識聖經才能走在祂的道路上。祂的嗎哪則會賜你每一天行路的力量,因為這様,我們才能有團契相交,‘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约壹一7)

  祂的使者中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祂正如此使用他們,祂透過他們向人説話時,他們往往并不曉得。祂正在向人説話,但認得祂聲音的却很少。這些情况必須改變。祂已呼召祂的百姓在祂一切所行的事上與祂聯合,但認識祂聲音的實在太少了,因此,很少人遵循祂所引導的方式去行。如今祂要一切屬祂的百姓都知道祂何時在對他們説話,或透過他們説話。大元帥與其士兵之間的溝通,對戰役勝負具有决定性的影響;同様地,未來日子的勝負,也取决于祂與祂百姓間的聯系有多强。

  祂正在預備許多願意帶着祂的信息出去的使者,他們也要教導祂的百姓認識祂的聲音和祂的道路。你必須像接待主一様地接待祂的使者,你必須幫助他們繼續往前去。他們服事的成功與否將决定多人的興起或衰落。”

  有那麽一刻我心想,如果是主差派他們出去,那就不需要我幫忙了。這個想法引起鷹嚴厲的斥責,他也能知道我在想什麽。

  “不可以那様想!有許多神的百姓之所以衰落就是因為那個虚謊!祂雖没有我們也可以辦得到,但祂已揀選我們,要透過我們去完成。我們要互相成為神恩典的供應。祂差了那幫助者住在祂百姓中間;因此,祂也願祂的百姓互相接受對方的幫助,千萬不要忘記這點。這就是為什麽祂要透過我們彼此賜下嗎哪,祂設計萬事都是為要讓我們愛祂勝過一切,但是我們也要彼此相愛。我們需要祂超過一切,但我們也彼此需要。這様也可使我們保持謙卑,好讓祂把祂的恩典與大能托付給我們。”

  “對不起,”我答道:“這些我都很清楚,但我有時很容易就把它給忘了。”

  “過去你曾經忘記這些事,要知道你已為此付出了不少代價,但未來你若再忘記的話,所要付的代價就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雖然我們需要主,超過一切,但我們也需要祂所有的百姓。要在祂的百姓裏才能找到那幫助者,也就是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真理,并帶我們到聖子面前的那一位。

  祂正在差派祂的使者出去,有些是年老而富有經驗的,有的則還年輕,没什麽經驗;但他們都知道祂的聲音。仇敵也派了它的使者出去,要撒下困惑的種子。這也是我們所受訓練的一部分。有的人會一時被仇敵的使者所蒙騙,有些則會因而蒙受損失,但那些愛主又愛真理的人不會被蒙騙太久的。凡愛祂又愛真理的人都認識真理,那些一時被蒙騙的人都會學到教訓,在未來的日子裏,他們會被用來揭發那欺騙者。

  有些在過去受騙最深的人,會成為最堅守真理的人,因為他們獲得了智慧。認識祂聲音并跟隨就是智慧;有智慧的人再也不會輕易偏離祂。不要憑彆人的過去妄下判語,要憑他們已成為什麽様的人而作判斷。凡跟隨智慧的人,軟弱之處都會化為剛强,没有比認識祂聲音又跟隨的人,更堅强、更可靠的。

  我們要繼續鼓勵祂的百姓認識祂的聲音,不可停止。我們一定要讓祂的先知挑起責任去面對并揭發假先知。我們必須帶着這信息直到末了。有許多人會在那即將臨到的大争戰中作祂的精兵,我們乃蒙神所差,要來幫助他們與神之間建立起溝通專綫,祂所有的百姓都必須認識祂的聲音。時候將到,凡不認識祂聲音的都會被黑暗蒙騙,而那些因着認識祂而知道祂聲音的,就不會被蒙騙。”

  我聽鷹説話的時候,他的言語也不斷地洗滌我心,正如智慧臨到我時一様。雖看不見他,但我知道他在這裏,對我説話的就是他。盡管在這地方我的眼睛看不太清楚,但我的頭腦却十分清晰,使我能够去了解。以前我一直認為我的記憶力不好,但是,雖然現在他説了那麽多話,我却覺得好像每一個字都可以記得住,就算是透過彆人對我説的話,我也一様記得。于是我知道,這乃出于聖靈的大能,祂能把一切放在我們的記憶裏。在祂裏面,無論是回顧或前瞻,都和看當下的事毫無分彆。我一邊這麽想着,鷹又一邊繼續説道:

  “這地方之所以看起來老舊而帶着黴味,是因為很久没有新鮮空氣進來。你却找到了門而且進來了,剛才你從那扇門走進來,現在也可以從那扇門回到審判大廳,你剛才在審判大廳領受了什麽?”

  “智慧和聰明。”我回答。

  “簡而言之,你領受了恩典。”鷹回應道:“審判的寶座也是恩典的寶座,你可隨時放膽進到寶座前。”

  他説這話的時候,我轉身看我身後的門,如今我可以看到其中的美麗,甚至比我剛進入審判大廳時所見的更美!我再次打開門,走了進去。

第十四章 呼 召

這也是你的呼召——以我的愛去愛,以我的心去服事。那時,我們就合一了。


  我望着智慧,祂却把我轉過身來,好讓我可以再一次注視那大廳,我愣住了,先前所遇見的每一位竟然全站在我身後。更令我驚訝的是,現在他們似乎更加榮耀了。

  智慧説道:

  “他們并未改變,是你改變了。你的眼睛被打開了,所以看得比以前更多。你越是把我看清楚,就越能在彆人裏面看見我。”

  我望向使徒保羅,他的尊榮非筆墨能形容,雖擁有很大的權柄與尊貴,但同時又處處流露着謙卑,我敢説就算是最鄙俗的村夫或罪人接近他,也絲毫不會覺得不舒服。一股想要像他一様的渴望漲溢我心。

  然後我又望着其他人,覺得他們好像全是我最親密的親朋好友。我無法形容我有多愛他們,我知道他們也非常愛我,這情誼不是地上任何感情可以比擬的,但是,地上最美的情誼却可讓人預嘗其中甘美。没有炫耀、矯飾、自高,每一個人都完全了解其他每一位,而每一個念頭都源自愛。跟這個大家庭相處到永永遠遠,將是一件好得無比的事。我好想帶着他們每一位跟我去,但我知道他們不能離開目前的領域範圍。

  智慧再次回應了我的想法:

  “他們會與你同在的,正如我與你同在一様。要記得,他們是雲彩般的見證人,所以就算你看不見他們,其實他們仍然像現在一様在你身邊。從起初以來,所有服事過我的人都是一體的,在未來的日子裏,他們會與你同在,而我則會在你裏面。”

  我不知道我們在永恒之中所經歷的事,會有哪一件比在審判大廳這裏所發現的更美好。審判乃來自每一個念頭都被顯明,如果不試圖去隱藏什麽的話,審判就不是施予懲罸,而是釋放人自由。自由來自于一切都被大光照明了,所以每一顆心都渴望所有的缺點全暴露在大光之下。這是何等的大愛——我知道一切都可以被愛遮掩,又被愛導正。

  智慧接着説:

  “在我的同在之中,你所感受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你在此所經歷到與弟兄姊妹間親密的愛,都是真的。你們在我們裏面都歸于一了,隨着你在我裏面增長,你在這方面的愛也會增長。如此,這份愛便能幫助其他人進入你在此所經歷到的自由。我的百姓行在地上時若能擁抱我的真實審判,便能行在自由之中,那份自由能使世人被我的愛感動

  我并不願意有人來到這裏竟遭滅亡或蒙受損失,我深願所有人都自己審判自己,免得我不得不來審判他們。這就是我的審判即將臨到全地的原因。我的審判要一波波地來到,而且一波强過一波,好教世人信而悔改。號筒將響起,一聲大過一聲,我使者的任務就是要幫助世人明白號筒的響聲。

  在地上有些人你必須與之同行,要記得他們都是我的肢體,他們雖然尚未被榮光充滿,但你必須按他們所蒙的呼召來看他們,不要單看他們現在的様子。你必須愛他們,看見他們裏面的權柄與恩典,就像你現在看到這些人裏面一様。要記得,你怎麽看如今在地上與你同行的人,他們也會怎様看你。你必須學習不要按着他們目前的様子看,而是要看他們將成為怎様的人

  只有倚靠我的審判而活,以我為智慧,與我同住的人,才能在彆人裏面看出我的權柄。即便如此,不必費勁叫彆人看出在你裏面有我的權柄,不要擔心彆人是否能按着你在此地的様子看你;只要關心能不能按照彆人的本相認出他們來,還有能不能看到我就在他們裏面。當你變成只關心彆人怎麽看你時,就失去你的權柄了。當權柄變成你的目標,你就開始失去真正的權柄了。你認識我所賜你的服事與權柄;不要叫彆人按着你的地位來稱呼你,而是要按你的名字稱呼你。那時,我就會使你的名大過你的地位。

  在我的國度裏,權柄來自于你是誰,而非你的頭銜。你的服事是你的功效,而非你的位階。在此地,位階是因謙卑、服事與愛而得來的。一位愛得比較多的執事,高過一位愛得比較少的使徒。在地上,也許先知都是被用來摇撼列國的,但在此,他們要以愛而聞名。這也是你的呼召——以我的愛去愛,以我的心去服事,那時,我們就合一了。


第十五章 在聖靈裏敬拜

當你們在試煉之中,看不見祂的榮耀,却仍敬拜祂,就是在聖靈與真理中敬拜了。


  聆聽着智慧的言語,我很難理解怎麽會有人(甚至包括這些如雲彩般的見證人)在祂的同在中,還冀望權柄或地位的?我在這裏多待一刻,祂似乎就越發榮耀,滿有權柄,而我知道,我所見到的祂仍是相當有限的。正如宇宙一様,就我們所知的已是浩瀚無邊了,但它顯然還在急速擴張之中;祂給于我們的啓示也一様會不斷擴大,直到永永遠遠。

  “區區的人類怎麽可能代表神呢?”我發出疑問。

  “我的父只要動一動小指頭,整個宇宙便隨之震動。所以就算你的話語能震動列國,住在這裏的也没有一個會大驚小怪;但是,就算是我弟兄中至小的一個,當他在地上表達他的愛,却會使我父的心喜樂。就算是最微小的教會,當他們用發自心底的真愛,向我父唱詩贊美時,祂也要使整座天堂安静下來聆聽他們的贊美。祂知道當人在此地注視祂的榮耀時,必禁不住發出敬拜;但是,當那些活在十分黑暗而艱難的環境中的人,真心向祂唱詩敬拜時,甚至比整個天堂無數活物的敬拜,更感動祂的心。

  許多時候,那來自地上的破碎音調,竟導致整座天堂喜極而泣,因他們看到我父深受感動。少數幾個聖徒挣扎着要表達對祂的愛慕,也常常使祂流泪。每次看到我的弟兄姊妹以真敬拜感動了祂時,就會使我覺得,好像我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憂傷,只是一個小小的代價而已。没有哪件事比你們敬拜我父,更能帶給我喜樂的了。我走上十字架,為的是讓你們可以透過我來敬拜祂。在如此的敬拜中,你們便與父和我合而為一了。”


  在我所經歷的一切感受中,最深刻的莫過于主説這段話時所流露的情感!祂既不是在哭,也不是在笑;祂的聲音是堅定的,但祂説關于敬拜的那段話,乃出自肺腑之言,以致我幾乎承受不了。我知道我正在聆聽神的兒子最深刻的愛——就是看到祂父喜樂。除了那來自地上飽受攻撃、挣扎求存的信徒的真實敬拜,没有彆的更能帶給父喜樂的!

  這是我第一次强烈地想要離開這地,縱使此地有無比的榮耀,但我只想要進入地上的敬拜,哪怕是最枯燥的小小崇拜聚會也好。我們竟然真的可以感動天父!這件事實使我全然俯伏。在這黑暗的時候,對天父而言,單單一人向祂發出敬拜,其意義之重大,遠超過天上無數人的敬拜。此刻我們竟能從地上大大感動祂的心!此事使我深深折服,甚至不曉得自己已經完全俯伏在地了,接着我彷佛掉入沉睡之中。

  我看到了父,無數人在伺候祂,多到數也數不清。祂的榮耀太大,祂同在的大能太可畏,我覺得整個地球在祂面前,還比不上一粒砂子重。當我一聽到祂説話的聲音,我覺得自己就像一粒原子站在太陽面前;但當我看到了祂,我才知道太陽在祂面前就像一粒原子。銀河衆星就像環繞在祂周圍的帳幕,祂的袍子是用無數有生命的星星作成的。在祂面前,“一切”都是有生命的——祂的寶座、祂的冠冕、祂的權杖。我知道我可以一直站在祂面前,不斷地發出贊嘆,永遠也不會停;全宇宙最高的目的就是敬拜祂。

  然後,天父開始專心于一件事上,整座天堂好像全跟着停下來看,原來祂正注視着十字架。那是子對父的愛,透過當時臨到祂身上的痛苦與黑暗,不斷地表達出來,這愛深深地感動天父,使祂開始顫動。當父顫動,天和地也隨之顫動。當天父闔上眼,天和地就變黑了,天父的情感是那麽深,我想如果我再多看一點點,就必死無疑了。

  接着,我站在另一個地方,看着一間小教堂裏的崇拜聚會,我似乎知道在這破舊的小屋子裏每一個人的每一件事,大家都正在經歷生命中嚴格的試煉,但他們在這裏根本想都不去想,他們不是在為自己的需要禱告,人人都想要作感謝的詩歌獻給主。他們都很快樂,而且是真誠的喜樂。

  我看到整座天堂都在哭泣,然後我再次見到天父,才曉得為何天堂要哭泣,他們是因為天父眼中的泪水而哭。這一小群看來像是飽受撃打、挣扎求生存的人,竟然使神感動得落泪。那不是痛苦的眼泪,而是喜樂的泪水。當我看到祂對這些為數甚少的敬拜者的愛意時,我也忍不住掉下眼泪。

  這一幕深深抓住我的心,現在我更渴望在地上敬拜主,勝過住在榮耀的天堂裏。之前我知道主已賜給我一篇信息,能幫助聖徒預備自己,面對地上所餘的争戰。但如今,這信息已不那麽重要了,對我而言更重要的是,要把我們竟可以感動天父的這信息傳遞出去。就算是地上最微小的一個信徒,若向天父發出他誠摯的愛慕,也可使整個天堂歡欣;而更重要的是,他感動了天父。這就是為什麽天使都寜可被托付看顧地上的一個信徒,而不願被賦予掌管許多銀河星系的權柄。

  我看到耶穌站在天父旁邊,注視着天父看着那小小的禱告會,祂轉身對我説:

  “我就是為這走上十字架,就算僅帶給我父一刻的喜樂,一切就都值得了。你們可以天天敬拜使祂喜樂;當你們在困難中敬拜,要比整個天堂的敬拜更令祂感動。在此地,大家都看得見祂的榮耀,天使都不得不單單敬拜祂。但當你們在試煉之中,看不見祂的榮耀,却仍敬拜祂,就是在聖靈與真理中敬拜了。天父就是要尋找這様的人來敬拜祂,不要虚度了你們的試煉,要敬拜天父,不是為了你們會領受什麽,而是為了帶給祂喜樂。當你們帶給祂喜樂的時候,就是你們最剛强的時候,因靠主而得的喜樂就是你們的力量。(參尼八10)”


第十六章 罪

你活着是靠我的恩典而活。犯罪會帶來後果,不是因為公義的律法,而是因為我的恩典。


  然後我又站在智慧的身邊了,祂有好一陣子不發一語,但我也不需要言詞,我需要的是,讓我的心靈把方才所見的完全吸收進來。我努力在探究的這份偉大志業,就是我們被賦予的使命是敬拜父。對祂而言,太陽像粒原子,銀河星系有如海沙。然而,祂却傾聽我們的禱告,而且不斷地看着我們,樂在其中,但同時我肯定祂也一定常常為我們憂傷。祂的偉大超乎人的頭腦所能理解,但我知道,祂也是全宇宙之中最有感情的一位,我們竟可以感動神!每一個人都能使祂喜樂或痛苦。以前我在神學上已知道這點,但如今我從另一方面認識它的重要性,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我找不到任何方法可用言語把這點傳達出去,但我知道我必須把握在地上所擁有的時間來敬拜祂。這好像是個新的啓示:我竟然真的可以帶給神喜樂!我竟能為耶穌帶來喜樂!主説這就是祂走上十字架的原因,我已了解其中意義了。就算是短短幾秒鐘,只要能觸摸到祂的心,任何犧牲都會是值得的。

  我一刻都不想再浪費,因我知道每一刻都可以用來敬拜祂。還有一點很明顯的就是,越是在大試煉與大黑暗中敬拜祂,就越能感動祂。這使我想要接受試煉,好讓我可以透過試煉來敬拜祂。

  同時,我也有如约伯般的感受,约伯説他從前風聞有神,直到他親眼見到祂,便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我像腓力一様,跟着耶穌那麽久了,却還不知道自己正透過祂看見天父。我們的遲鈍一定讓天使覺得不可思議!然後智慧又開口説話了:

  “要記得,就連我小子中至小的,都有潜力可以感動天父的心。單是這點,就使他們的價值遠超過一切。我可以單單為這些小子中至小的一位,再次走上十字架。我也感受到你們的痛苦,我知道你們所經歷的試煉,因為我與你們同受試煉。每一個靈魂的悲與樂我都感受得到,這就是為什麽我仍不斷為每一個人代求。將來會有一個時候,所有人的眼泪都會被擦去。將來會有一個時候,只有喜樂,不再有痛苦。但在那之前,痛苦都是有其用處的。不要浪費你的試煉,最能使我們喜悦的敬拜和信心的表現,都會出于你的試煉之中

  你必須從自己心中看見我,也要從彆人裏面看見我。你必須在偉大的人和微小的人裏面都看見我。我會在不同人裏面臨到你,正如我在你眼前的這些人裏面向你顯現一様。我會在不同的環境中臨到你,而你一生中最高的目的,就是認出我的同在、聽見我的聲音并跟隨我。”


  我轉身看智慧,但祂已不在了,環顧四周,我可以感覺祂無所不在,却看不見祂。于是我再回頭看着那些站在我面前的見證人,祂原來就在那裏,雖然我看不見祂,但祂以一種極深刻的方式,存在他們每一個人裏面。那位改革家開口説話的時候,雖然是他本人的聲音,但我聽得出智慧就在裏面,就好像祂直接對我説話一様。

  “祂一直在我們裏面,也在你裏面。而在你必須回到當中的那些人裏面也有祂。祂會不時地再次向你顯現,但你必須知道當你看不見祂顯現的様子時,要到祂的居所去,也就是到祂百姓中間,就比較能認出祂來了。祂是智慧,祂知道如何、何時、透過誰向你説話。要看祂透過誰向你説話,那人也是信息的一部分。要記得當祂為耶路撒冷哀哭時所説的話:‘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説,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太廿三39) 除非你能在祂所差派來到你面前的人中間看見祂,否則你是看不見祂的。”

  “要在你裏面看見又聽見祂是很容易,”我答道:“但是在地上那些尚未得着榮耀的人中間,可就不容易了。”

  “在地上本來就是不容易的啊。”安杰羅(參《末日决戰》第148頁)回答:“那些要與祂一同作王掌權的人,祂給他們的呼召就是尋求祂。愛祂又愛真理的人,都會竭力尋求祂,勝過尋找地上最大的財寶或勝利。”

被祂征服

  “最大的呼召就是完全被祂征服。”一個我不認識的聲音對我説話:“這是我理當知道的。”他向前一步,然後告訴找他的名字。這人竟然也在聖徒之列,真太令我驚訝了!他曾是偉大的征服者,但我一直相信他所造成對基督之名的傷害,恐怕無人能及。

  “我也是在臨終之時才發現十字架的恩典。”他説:“你回去不是要為祂征服什麽,而是要被祂征服。如果你把自己獻給祂,降服于祂,祂就會使用你奉祂的名去征服。真正的征服是以那能釋放人得自由的真理,來捕獲人心。被用來征服最多人的,都是那些緊緊跟隨祂的人,他們也將成為最偉大的國王。在地上,這些人可以説不曾明白他們征服過什麽,直到來天上,他們才會看見他們所成就的事。凡積財寶在地上的(即便是被視為屬靈財富的),在這裏幾乎一無所有。”

  “你們在地上是無法衡量永恒的財寶的。”保羅説:“當我死的時候,我畢生所建立的一切,看來都好像化歸無有,我用盡一生所興起的教會,都落入叛教的光景中。甚至有幾個我最好的朋友也弃我而去,我在地上最後的一段日子裏,自覺一事無成。”

  “没錯,但是,連我也把保羅視為我屬靈的父親。”那位偉大的征服者接着説:“在這裏的每一個人可説都將保羅視為屬靈的父親,即將經歷末日大争戰而得勝的人,幾乎都是因着保羅忠于真理的立場。你還在地上的時候,是無法正確衡量屬靈果子的,要知道你是否真正成功,只有一種衡量方法,就是你能不能把主看得更清楚,能不能更認得祂的聲音、更愛你主内的弟兄姊妹。

  然後保羅再度開口説話:

  “在我執行判决的幾個月前,我確實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然而,在我執行判决的那天,我想到了司提反。多年前我親眼目睹他的死亡,我憶起那天顯現在他臉上的光,那榮光曾幫助我度過許多試煉。我一直覺得也許他是為我而死的,好讓我可以看見真光。于是我知道,如果我像司提反一様的死,那麽就算我其他方面一事無成,至少我可以肯定這一生没有白費。我心充滿感恩,因為後來我果然為福音的緣故而死,即便在當時看來,我的服事并無太大成就。

  恩典隨着啓示臨到我,使我在地上最後的一段時間成了最美好的,那時我便了解,我已真誠地活出生命,天天致力向自我的欲望死,以事奉福音;每一次我舍己,就有永恒的種子撒在天國,縱使我在短暫的領域中還看不見,但如今在這裏,我可以看到這是全然真實的。彆想借着地上可見的果子下判斷,而是要做你必須去做的,因為如此才是正確的。

  不過,雖然結果子很重要,但是你必須把認識主視為你的呼召。你若尋求祂,就必尋見,祂一直都與就近祂的人相近。許多人想要祂的同在,却不來親近祂。不要只是‘想要’(Want)祂,要‘尋求’(Search)祂。這也是你呼召的一部分,没有比這更高的旨意了。得勝在乎尋求,你想要多親近祂就可以有多麽親近,得勝的生命端視你對祂的渴慕而定。”

  然後保羅舉起手指着我説:“神給了你很多,祂必向你多取。就算你把許多托付給你的才乾都埋藏起來,你還是可以比彆人做更多的事,却未能忠于所托。絶對不要拿彆人來衡量你自己,而是要不斷努力向前,更多尋求祂。縱有極大的榮耀顯現于你,也絶不可脱下那鬥篷!”

撒種與收割

  “没有穿那件鬥篷,你在這裏什麽也看不見。”

  我低下頭看着他所指的這件謙卑的鬥篷,由于周圍所見盡是無比榮光,更顯得它非常單調。在他們面前的我竟是如此難看,真太令我震驚了。我掀開鬥篷想看看底下的軍裝,現在它比以前更閃亮了,我越掀開,它越光芒畢露,在我面前的那些人都因其光芒而黯然失色。然而,閃亮的軍裝减輕了我的尷尬,于是我决定把鬥篷完全脱掉,這様,至少當我站在那麽多充滿榮光的人面前,比較不令人討厭。

  周圍一片寂静,我安静地站了好一陣子,由于我自己軍裝的光芒耀眼,使我看不見彆的,我不明白為什麽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了。于是我呼唤智慧。

  “但我現在又穿上啦,可是仍然看不大清楚。”我回話,心中非常恐慌。

  “每一次你脱下謙卑的鬥篷,就會對真光視而不見,得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再度看見。”

  盡管我漸漸又能看見那榮光,却跟以前不一様了。雖然我的异象又回來了,但却回復得非常、非常慢,我的難過真是難以形容。

  “保羅在哪裏呢?”我問:“我知道他要告訴我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脱下鬥篷的時候,剛才在這裏的人便都離你而去了。”

  “為什麽?為什麽我一脱下鬥篷,他們就要離開呢?我只是因為外表不好看而覺得難堪罷了,這様就令他們不高興嗎?”

  “不是,他們并没有生氣,他們知道没有了那件鬥篷,你就看不見也聽不見我了,所以他們就回到他們自己的地方去了。”

  此刻的我簡直傷心欲絶:“主啊,我知道他們正准備告訴我非常重要的事,他們還會回來嗎?”

  “你的確因為脱掉了鬥篷而錯失一項重要的啓示,本來那項啓示可以給你很多幫助的,但如果你學到教訓,以後再也不會把鬥篷脱掉,尤其是絶不出于你剛才所持的理由,那麽你就學到另一項功課了。”

  “主啊,我想我已經學到那項功課了,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難過的一次。現在他們可以回來跟我分享了嗎?”我乞求道。

  “一切真理與智慧都是從我而來的,我之所以透過人説話,是因為那些人也是我信息的一部分。只要你常保謙卑,繼續穿着那件鬥篷,我便能在榮耀裏對你説話。每當你把鬥篷脱下來,在屬靈上就會變成又盲又聾。只要你呼求我,我必對你説話,但是,我必須改變對你説話的方式了。

  我這麽做并非為了懲罸你,而是要幫助你更快恢復异象。我會把原本要透過這些見證人對你傳的信息賜給你,但是,現在我必須借由你的仇敵來給你了。它會隨着試煉而來,你得屈身到非常卑微的地步才能領受。你若需要盡速恢復异象,這是惟一的方法,因為你必須能够看見那將臨的事才行。”

破 碎

  我心中憂傷得難以自持,我知道原本我可以用如此榮耀的方式領受的,如今却要透過大試煉才會臨到我,但更糟的是,幾分鐘前我還看得到的極大榮光,現在竟變得黯淡模糊了。

  “主啊,很對不起,我做了那様的事。現在我知道錯了,這件錯誤所帶來的痛苦叫我難以承受,有没有彆的方式可以讓我得着赦免、重拾异象呢?僅僅一刻的驕傲就帶來這麽糟糕的後果,似乎不大對吧?”我懇求道。

  “你已經得着赦免了,你并未因此受到任何懲罸,我已為這項罪及一切罪付上了代價。你活着是靠我的恩典而活,犯罪會帶來後果,不是因為公義的律法,而是因為我的恩典。你種什麽就必須收什麽,否則我没辦法把權柄托付給你。當初撒但在自我中心與驕傲中跨出第一步後,有許多我曾托付在它權柄之下的天使,也都跟了它走。亞當墮落後,更有無數人因而受害。我把權柄托付給誰,隨之而來的是責任,没有責任就没有真正的權柄。有責任并不代表萬一你誤入歧途,其他人也會跟着受害,但犯錯必帶來後果。

  你所領受的權柄越大,你的行為所能帶給彆人的幫助或傷害也越大。若要挪走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就等于是挪走權柄。你是新造的人之一,比那起初受造的高出許多。凡蒙召與我一同作王的,也領受最大的責任。他們蒙召的地位比撒但更高,撒但曾是個大天使,但不是兒子。你們是蒙召與我同作後嗣的。你們的整個生命,無論試煉或啓示,都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教導你權柄背後的責任

  在每一項你必須學習的功課上,都有一條較輕松的路,或是一條較困難的路。你可以謙卑自己,跌在磐石上而破碎;或是磐石要掉在你身上,把你壓得粉碎。無論哪一條路,最後的結果都是破碎,也就是謙卑。導致第一次從恩典中墮落的是驕傲,後人的墮落也幾乎都是因驕傲而起的。驕傲必導致哀哭、黑暗、痛苦。為了你的緣故,也為了你蒙召去服事的那些人,他們是在你的權柄底下,所以我不會在對你的管教上有所妥協,你必須學習人種的是什麽,收的也是什麽。

  亞多尼雅誇口説他父親大衛王未曾管教他;所羅門抱怨説,無論他做什麽,都逃不出父親的管教。盡管所羅門認為他所受的待遇不公平,但大衛并没有不公平,他知道所羅門是蒙召作王的。凡領受最多管教的,都是蒙召要行在更大的權柄之中的

  由于你離開了謙卑之地,而且開始在驕傲中行事,所以就看不見了,謙卑的人是不會覺得難堪的。你若開始覺得難堪,是因為你開始出于驕傲而行事了。就讓難堪或尷尬作為你已離開智慧的一項警訊吧!絶對不要讓難堪或尷尬控制了你的言行,一旦你被控制了,就會跌得更深。要學習緊緊把握每一次謙卑的機會,要知道:惟有謙卑,我才能把更多權柄托付給你

  不要誇自己的剛强,要誇自己的軟弱。如果你願更多公開談論你的失敗,以幫助他人,我就能更公開地展現你的得勝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太廿三12)”

  我知道祂所説的都是真理,我也曾多次傳講同様的信息。

  我想到保羅警告提摩太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現在我明白了,我覺得我比那些聽我講道的人更需要這信息。現在使我自覺可耻的,正是那閃亮的軍裝而非謙卑的鬥篷,我把鬥篷抓得更緊了,這麽做的時候,我的眼睛便明亮了起來,异象也大為清晰,不過還是跟以前差很多。

  我轉身看那門,很怕要從那扇門回去,至少我得等异象恢復得差不多以後才能回去。

  智慧説:“你現在必須走了。”

  “門那頭是什麽呢?”我問。

  祂回答:“你的終極目標。”

  我知道我非走不可了,因為我曉得那裏頭很暗,既失去了原有的异象,就不能再度進入那門了,我的心還是非常難過。我將暫時比以前更多仰仗彆人了,我心中這麽想着。但我下定决心要倚靠主,而非倚靠自己的异象,此時我的雙眼隨即又明亮了一些,我馬上就想回過頭,再次看審判大廳,是否跟以前一様明亮,但是我又决定不要那麽做,我决定最好不要現在就回頭看。然後智慧便在我身邊顯現,祂幾乎跟以前一様明亮耀眼,我的眼睛很快就適應了大光,所以現在我又可以看着祂了。雖然祂什麽也没説,但單單望着祂就使我大受鼓舞了。盡管如此,懊悔的心情仍揮之不去,因為我本來可以從如雲彩般的見證人身上領受信息的,現在却没了。

  “如果懊悔能化為决心的話,試煉就會容易得多了。如此,當你的仇敵顯現高過于你時,你就會有更大的權柄勝過它了。”

  轉身望着門,我好驚訝,現在我看得更清楚了,甚至有那麽一下子我竟以為是站在不同的門前,而且它似乎越來越美麗,甚至比在這領域中的其他任何門還美!門上有高貴的標志,是用極其美麗的筆法寫的,而且全都是用金和銀制作的。還有我認不出名字的美麗珠寶,一切都美得讓我難以移開目光。全部都是活生生的,我這才明白整扇門都是有生命的。

  盯着那門看的時候,智慧把手搭在我肩上:

  “這是進入我家的門。”

  經祂這麽一説,我立刻了解,現在所感受的這股吸引力,就跟看着祂時一様。這就是祂了,這麽美的門,以前看起來怎麽會那麽平凡而毫無引人之處呢?我深思着。

  主回答了我未説出口的問題:

  “除非你在我的百姓中看到我,否則你是看不見我的家的。方才你未脱下鬥篷之前,正要開始能真正透過我的百姓聽見我説話,那時你的眼睛剛被打開,快要可以看見我家的原貌。在那裏頭還有更多榮耀,遠超過你現在所見的。這是門,但不是僅止于此而已,還有更多。回到你自己的時間領域中以後,你必須尋求在我的百姓中看到我,這也是你必須引導我百姓去做的事。你必須為之争戰并協助建造的,就是我的家。”

  智慧的手仍搭在我肩上,我朝門走過去,門未開啓,但我就這麽直接穿了過去。我相信没有任何人類的言語可以形容穿門而過的感覺。在一瞬間,我見到了所有世代的榮耀,我看到了地和諸天同歸于一,我看到數不清的天使,和比天使更榮耀的無數百姓。這些全都在祂的家中事奉。

  現在我認識我的呼召了,盡管我已經歷了那麽多,但我知道,我的追尋才剛剛開始。